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枕肱望野云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直播 · 理发 · 众筹 · 体面 · 师兄

热度 1已有 36 次阅读2020-2-24 19:00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宀说:“我多渴望有一所高校能够勇敢地站出来说上一声:‘不用怕,没关系,我们的学生有足够的自学能力应对暂时缺下的课!我们的教育有扎实基础!’而不需要每个学校都不甘落后地告诉全世界我们的学生实在太差了,离开老师一小段时间就混不下去,我们的老师个个都在很努力地给学生开网课。”



还真有一所,准确说,有一个系——中山大学中文系。受疫情影响而不能如常开学期间,他们没有狭隘、机械地执行“停课不停学”,而是鼓励本科生、研究生在家安心阅读、写作。

懂得教育规律,体恤不是每个学生在家都方便上网的教育单位,今天,少之又少,必须致敬!

❀     ❀     ❀

耐心些,头发就能理得清爽。秘诀无他,一刀一刀,“细致”两个字。

就像念书时勤工俭学,几位朋友帮乡村庙宇塑弥勒佛像那样,一点一点,用手抿出一个饱满、光滑的可观肚腹。

❀     ❀     ❀

单向街书店今天发起的“众筹”,名不副实!其实是一次实体书店在非常时期的自救行为,且自救得地道——参与“众筹”者,均可获得与所支付金额相当及超过金额的实在回报,这不是“众筹”,更不是捐款,分明是充值!

堂堂正正赚钱,有什么好羞涩的呢?已逾不惑的许知远,还是那么天真、书生气、理想主义。


这世上,龙有龙路,蛇有蛇道,一次失策的营销,一位40岁的堂吉诃德,赢得解囊响应者众,这,成了我眼里的一道彩虹。

❀     ❀     ❀

“体面”,是我们团队里年轻人很在意的一个指标,第一次听他们说起时,有点儿讶异,后来也就习惯了。他们,生于1990年代的尾巴上,他们口中的“体面”,和我年轻时盛行的“酷”近似,包含着丰富的正向价值。

年轻人眼里,“人生的智慧”这个书名是不体面的——叔本华写的内容原本不错,但书名太“鸡汤”啦,有种欺哄人仿佛人生有小路可抄的味道。

年轻人眼里,参与新冠肺炎救灾的“云公益”是体面的——摁键、刷屏间,物资筹措到了,医院对接上了,运输进入武汉的“最后一公里”,那边的志愿者也联系上了……信息平台在短短十天里不断迭代,其中也有他们的一份贡献。

年轻人眼里,“疫情结束就买房买车!”这种吆喝是不体面的——租户回不了家,是非常时期管理的非人性化,及邻居里有人不善的结果,跟住处的产权归不归你关系不大;拿到驾照不意味着非买车不可,一辆私家车解决得了非常时期的交通不便,也持续不断地一年365天增加着碳足迹。

年轻人眼里,张文宏大夫是体面的——他说得出“(疫情一线)党员优先”,说得出“医生有多重要,我们的护士就有多重要”,说得出“现在社会上有人会觉得自己老是被欺负,其实我一路也是被人欺负过来的,如今年过半百了,现在更理解很多人的这种滋味。书读多了,你能明白欺负人的嘴脸是什么样的,对于欺负你的人你就绕着走,除非你力量强大了。被人欺负了,自己更要学会怎么多善待别人,将心比心”。


❀     ❀     ❀

现在的Y大人类学博物馆一带,昔日的男生宿舍楼4栋楼下曾有间公厕,当年,一些寒意传说与之相关。有人说,那无头案里凶手的作案手法,就跟后来发生在南京的一样。

今天的新闻里,“后来发生在南京的”凶案告破,一度有消息说得益于受害人在南医大的某位师兄,组织了同学们群策群力,近三十年里不言放弃,为警方破案提供了关键线索。这说法很快被辟谣,我却想起另一位“师兄”。

他的名字,出现在清华大学朱令铊中毒案相关信息中。称“师兄”不准确,他和朱令是中学同学,也许年纪稍长,后来就读北京大学,网名“一毛不拔大师”,叫贝志诚。从在互联网上发电邮求助外国人士帮助诊断朱令的症状,到随后持续发声关注案件并筹款帮助朱令父母,不知不觉间,贝志诚坚持了很多年。

南医大女生遭奸杀案告破之“师兄组织查找、提供线索”说,“谣言”二字恐怕概括不尽。我想,案发至今,“师兄”们至少有铭记以促侦破之功吧?

传言里为什么要说“师兄”?汉语里这个称谓,有着伦理和情感的双重意味,情、义一肩挑,是故,由“师兄”牵头来努力完成将凶手绳之以法的心愿,合情合理。“师兄”,其实是每一个不忘同窗不幸、立志为她伸张正义的同学的代名词,无分男女。

“记得”,是关键词。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