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枕肱望野云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 海埂

热度 1已有 18 次阅读2020-3-7 21:59 |个人分类:安步以当车| 滇池, 海埂, 杨草果树, 红嘴鸥, 西山



这片海永远听不到鲸的歌唱,鸥鸟的叽喳进入了倒计时,再过一两周,它们差不多该折返故里了。季节的钟摆从来不为人世悲喜左右,又比如隔着口罩,也嗅得见紫藤花的馥郁。旗瓣与花萼相交处的深黄纹路,让人想起水葫芦花,一样宛如艳丽的孔雀翎绽放。

紫藤花可食用,汪曾祺文章里提过。吃法记不清了,估计跟洋槐花类似,煎蛋什么的。我嫌气息浓烈,从来没有意愿尝试。紫藤花美则美矣,但白居易老早写诗“揭露”过她们不动声色的绞杀力。这一季的紫藤叶子值得赏,那颜色,绿中兑了鹅黄,恰到好处地温润、生机着。


蓝桉的树干永远显出沧桑,树皮剥落处会形象出或这或那图案。青绿的树叶,是悬挂满枝的狭长的心。第一次认得这一路的大树不一般,因为读到金子美玲诗作译者吴菲的博客,那以后再到海埂,才留意到“百年桉树群”“中国第一按”的碑文。

蓝桉,我们一直喊的“杨草果树”,冯至诗里的“由加利树”。


(一头发咆躁的驯鹿?)


“睡美人”故事是格林兄弟收集到的黑童话,“睡美人”山峦是这片高原湖泊的长伴者。你知道缨粟或者刘海,就看得见那安睡的少女,梦中,她微微曲起了膝;你若惦记着释迦的外观,识出的,大概是一尊侧卧的佛。西山的传说,跟痴情有关,从前人们朴素的相信。


裙子或卷起的裤腿,俯身捡拾花石头,相互以水花攉溅,岸边的简陋更衣室,汽车内胎充当的救生圈,纤细橡筋缀成的泡泡游泳衣,插筷一样热闹的海滩,一串命名为“水景园”的水泥亭台楼榭,一片疯野生长的波斯菊……有一次我的脚趾被水中一片生锈的金属片划破,自己小心翼翼做了处理,怕增加爹妈烦忧,闷心里,大半个学期提心吊胆破伤风会发作。

那年我大概八岁。




调了快门速度,以为就此可以录下波浪碰撞的声响。一潮一潮,乐此不疲,波浪携带泡沫和散沙涌来,像兴奋孩童摇晃存钱罐展示自己并非一无所有。

没戴眼镜,看不清面前的水色、远方的山色,正午的日光,模糊了取景框,后来我发现自己咔下的画面,一致的万里无云,迥异于现实。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