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枕肱望野云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风信子的蓝 · 汉语的流亡 · 搜救犬的义

已有 20 次阅读2020-3-11 23:36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真话, 草木, 义犬, 人祸


五棵开了花的水培球根搁路边,主人大约是出门放风附带卖花,只顾低头玩儿手机,丝毫招揽生意之心都没有。

贪恋这花的颜色,忍不住买下一株。是葡萄风信子,气息跟风信子不同,也浓烈。查了查,说那味儿近似麝香,我辨不出。

咔嚓前收拾了一下瓶子,缠几道自马街供销社买的麻绳,稀释这花朵的“洋气”,让她们如青碧菜蔬易亲近。


蓝色的花,晴朗质地。

非常重要。非常需要。


❀     ❀     ❀


一篇报道,因为讲了真话,在发布之后的二三十个钟头内,制造了一场屡转屡删屡转的席卷式拉锯。说真话的人,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般的悲壮;读真话的人,一路突围生方想法,不乏戏谑但更是在对抗着地悲愤——怎样的“景观”?怎样的代价?


继原文被404后,标题党版、姑隐其名版、镜书版、拼音版、方言版、文言文版、竖排列版、古籍版、表情包版、篆书版、甲骨文版、16进制编码版、摩斯密码版、明码电报版、火星文版、英文版、德文版、法文版、意大利文版、日文版、韩文版、越南文版、希伯来文版、简谱版、盲文版、音频版、视频版、毛体字版、“徐冰天书”版、叠印版、《魔戒》精灵语版、《星际迷航》克林贡语版、二维码版、条形码版、“区块链”版、3D图像版、动图版、手语版、DNA序列版、乱序版、网络安全版、涂鸦规避版、黑客“原版”、《葵花宝典》版……纷纷“接力”传播。

“有了‘徐冰天书’版,再来一份‘蔡国强焰火’版吧!”有人说。

想象一下那场景:“‘老子’到处说”五个无朋大字在夜空中夺目绽放!庭训严格如我者,也不能不承认,艾大夫接受采访时说的话里,“老子”这自称怎一个“飒”字了得。“‘老子’到处说”绽放在高空,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所有愿听真话、愿知真相的耳朵的主人都仰望得见,所有的捕快都捉它不到。


“吹哨人”或“发哨人”之谓,在我们这里是调整过内涵的称呼,以及顺势的比喻。平心而论,李大夫、艾大夫最初的声音,都只小范围的低语,远不及哨音高亢嘹亮,但人们还是愿意致敬他们,因为他们选择了在被训诫、训斥后面对有专业精神可言的媒体开口。

还因为,每一名我们自己,可能就是善意、普通、正常的他或她。

朋友问,自道昔日曾约同学“干玩命的事”的大V,干嘛要把一首《无常》改成难圆其说的“有常”。我想了想,因为有好心人提醒了他?因为他自己意识到真话可能的代价?因为过去三十年里光阴继续织就的那张或隐或显的网罟同样摆在他的面前?

据说位于昆明羊甫的某庞大教育机构接受教学评估前,领导训话:“谁让单位一天不好过,单位就让他一生不好过!”转述的人问我笑什么,答:“好久没听过这样的台词了……97年以后,好像香港就不怎么出品‘黑帮片’了!”

理解沉默的当事人,感佩发声的当事人。

无论他们做了怎样的选择,绝大多数人,内心大约有过不止一场厮杀


被采访的艾大夫,采访她的龚记者,只有处理过她们的姓名,我才得以不被限流地群发出自己声音:转发是一时的,声援是长久的。希望转发那篇遭频删报道,或被它触动的朋友,大家共同保持对带艹头的女大夫和女记者的关注,免她们陷于可能的困境。

真的。因事件聚起的人,来得快,散得也快。

我会刻意少用、慎用emoji。比如“悲伤”,泪两行,而已,汉语里的那些“泪如雨下”“泣不成声”“肝肠寸断”“人琴俱亡”所蕴含着的,是既形且神、有声有像、典故轶事,“死于心碎”者所遭遇的生理性摧毁,就是一点一点撕裂开来的“寸断”,真正哀恸过的人才懂。今天,悲伤,以及愤怒、诚实、动人,被以种种符号变体,流亡在汉语的祖国。

“喜剧都有一个悲情的内核”,陈佩斯,或卓别林曾说。


[ 这篇转发报道《发哨子的人: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开头,编者“按语”了一句“我爱我的祖国”。(https://www.yyrw.org.cn/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5&id=2256&author_id=1127232&event_source=timeline&dt_dapp=1)这个“中国医药人文建设”网,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管、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医院人文专委会主办。]


❀     ❀     ❀



有些“人”,远不及犬。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