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枕肱望野云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世界诗歌日啊

已有 21 次阅读2020-3-21 23:47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诗人, 意义, 馈赠


当一首诗被阅读,等待它的是什么?一句“好诗!”的惯性“赞”?一堆术语堆成的语焉不详或佶屈高深或夸大其词?学习过伊格尔顿《如何读诗》、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王佐良《英诗的境界》、黄灿然《必要的角度》……我仍不怎么懂诗,唯以“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这标准,记下合上书本、关闭网页后许久,自己印象犹存的那一行行。

3月21日,世界诗歌日,录三“首”作品——

其一,蓝蓝《真实——献给石漫滩75·8垮坝数十万死难者》。

“死人知道我们的谎言。在清晨
林间的鸟知道风。

果实知道大地之血的灌溉
哭声知道高脚杯的体面。

喉咙间的石头意味着亡灵在场
喝下它!猛兽的车轮需要它的润滑——

碾碎人,以及牙齿企图说出的真实。
世界在盲人脑袋的裂口里扭动

……黑暗从那里来”

其二,王小妮《不认识的就不想再认识了》。

“到今天还不认识的人
就远远地敬着他
三十年中
我的朋友和敌人足够了

行人一缕一缕地经过
揣着简单明白的感情
向东向西
他们都是无辜

我要留出我的今后
以我的方式
专心地去爱他们

谁也不注视我
行人不会看一眼我的表情
望着四面八方
他们生来
就不是单独的一个
注定向东向西地走

一个人掏出自己的心
扔进人群
实在太真实太幼稚

从今以后
崇高的容器都空着
比如我
比如我荡来荡去的
后一半生命”


其三,妹妹的“树洞札记”之一。

“最近流行‘高中生’写信,我恍然意识到还有一些人在以‘信’表达,要知道,哪怕工作中严肃刻板的沟通有太多人喜欢用即时通讯只言片语了断,我仍愿意花越来越多的时间说服甚至要求对方通过‘电子信’传递信息。有人说‘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我只认同一半,表达固然是种权利,尤其在特定时空的环境下,但,为何写信人是‘高中生’?若是以高中生之名‘仿’或‘戏’,为何不做说明?假如真的是成年人假借儿童之名,那就不是‘权利’而是‘权力’的问题了。读到真正的高中生堂堂正正的回信时,由衷激动了一阵,又犯职业病——儿童工作中首先要真正去了解儿童,因成人对儿童的以为太傲慢、太偏狭!”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