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罗荃的卧游 & “卫星”的“捡拾”

已有 28 次阅读2020-7-20 23:35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游记, 旅行文学, 佳作, 大理, 中亚


近读两份游记,一是牧梦先生一篇《罗荃半岛随想》(https://www.clzg.cn/article/204209.html?id=204209),二是刘子超先生一部《失落的卫星——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025453/)。我偶尔草稿一点游记,边敲键盘边笑自己无聊、无谓——当旅游成为一种大规模产业、一项为人免除“异类”标签或平添“个性”资本的选择,当世人的审美随图片、短视频井喷而降维再降维,当自拍照与Vlog频频打开世界的每一个私处,当“最美XX”一类简短、粗暴的字符取消了作为极性副词的“最”之分量……以成段、成大段的篇幅记述下的游踪,还有多少存在的必要?

揣着诘问,我渴望读见好的游记——那种逾越了旅行团模式的自由而散漫的游历,沿途不时旁逸斜出地发现,若涉及风景,则认真地绘制山川草木交织成的精神地理,若涉及人、事,则摒弃了自以为是地记录下生活的芜杂、人性的幽微、人类生活价值的多元并冲突。更多时候,景与人自然而然融在一起。

❀     ❀     ❀


“罗荃”是地名也是人名,岛名因人而得。读了《罗荃半岛随想》,方知僧人罗荃的生平,他曾因两次大破唐军有功,被南诏领袖阁罗凤封为国师。孤陋如我,由“大理”“国师”而调动起的既往认知,是的,如你所估计,有且只有金庸虚构出的金轮法王与鸠摩智。印象里,无论小说中的塑造还是荧屏上的形象,这俩人,还都长时间地鬼头鬼脑下三滥过。

“一个功德无量的高僧热衷参与政治与军事,必有大开杀戒的手,这与佛法相拮抗。也许是欲盖弥彰他嗜战的一面,我读到一些关于他行善的故事……”牧梦先生写。

该国师并且制造了“望夫云”的悲剧,所扮演角色,如同他的外地同业法海。“站在罗荃塔上,远望着苍山的浓云,悲怆中,我觉着这罗荃应该变成现今年轻人最喜爱的小龙虾,或麻辣或红烧。可能,大理人不喜欢我这样来埋汰这个和尚”。“不喜欢”是一定的,在地方志的书写中,选择性地颂扬、删节后地塑造,方能成就一个地区的“美颜”,益于当地人籍贯自豪感的世代累积。至于散布、纠集在异乡的绝大部分大理人,他们或真心或虚伪的乡愁里,难说为此多出一两分“地杰人灵”的理由。

 “罗荃还被供着,没变成我想变成的玩艺儿。只是鲁迅先生对变成蟹和尚的法海,幸灾乐祸地扔下两个字:‘活该!’”牧梦先生又写。

“虽千年历史,但半岛上诉诸之文字甚少。临海几处古建筑显得渺小潦草,有岩石上镌刻了郭沫若的诗且少了醇味……”这拒绝矫饰的游记行文,也太……不“正能量”了吧……如此,让凭海临风、“赞”心澎湃的其他游客情何以堪?!也因此,我乐于再读一遍这篇文章,因它的主人所拒绝的,就是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所谓“我们总是太多概念、太多预设、太多追随、太多知识、太多传闻,而舍弃了本来最值得珍惜的耳目知觉和具体细节,结果,哪儿都走到了,却走得空洞,那么亦步亦趋、人云亦云”。

相形之下,那些平庸的歌咏、均码的做作、感动自我的“赞”“美”何其苍白。倘若没有对“太多知识、太多传闻”的“我”疑,止于地理空间抵达的“我”来、“我”看以及“我”拍、“我”写,更可能是一场聒噪的视而不见、一出自信的滑稽无知。

有“千年历史”的现状不过如此与“高僧”罗荃的嫉妒BT之嫌在前,全文收束于洋溢塑料气息的“白色长廊和与洱海相映照的水景和透明的小船”与来此拍摄婚纱照的“胖胖的新娘正搔首弄姿”,不难见出结构的用心,是对文章第二自然段“彼岸(点苍山)的遥远和幻美不可及,我把心收回到我站立的土地上”所设下的张力的一种呼应。

末一句“苍山上的望夫云好像有些忿怒”,换我自己,会略去云彩的表情——性情决定了我对时间烟云里的一切悲剧、喜剧与闹剧,只付淡淡一笑。

❀     ❀     ❀


念小学三年级还是四年级时,我有了一桩心事,新闻里说苏联打算向太空发射一颗人造月亮。我觉得这个国家疯掉了,因为我丝毫想不出人造月亮的功用,而苏联一旦得逞,意味着……你模仿李白举杯嘛,“对饮”的不止“三人”;你倚在自家窗前一抬脖子唻,那个跟赝品月亮成了双的真月亮,还腾得出心思帮人“千里寄相思”吗?如果没有1991年12月26号那个消息的传来,我很可能被得上抑郁症。

在富春街63号买下一册《失落的卫星——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时,希望能通过阅读获知近三十年来,神秘的中亚大地上那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比如“白轮船”的老家——吉尔吉斯斯坦人民的生存状况,另外,“会过日子”的我还多了一项对“性价比”的考虑:翻完,可以赠给同帕米尔高原结下渊源的妹妹。

这部游记的写法是我青睐的笔调——观察、思考并讲述,没有丝毫的真理在握,始终克制、内敛地再现游迹,波澜不惊地传递一路琐细所饱含的声、色、气息,描绘沿途相遇的各色人物。“文采”这样的词语是不宜用来衡量此书的,并且应该感谢作者作为严肃纸媒记者所具备的素养,参与了保证全书行文的矜庄、优雅与深邃。

《失落的卫星》写旅程,也写见闻细节、体验细节之中的历史。 “我”曾自言是精神上的游牧民族,先后长达九年的行走、寻访,恰如一趟奥德赛的返乡,赋予这部作品宽与厚。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