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酩酊的野象 & 迁来的鸟们

已有 20 次阅读2020-8-21 21:27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虚假信息, 盲目, 滤镜, 玩手机


过翠湖时,提起上两个月在海埂见到斑鹭,S师兄短暂沉吟过问:“咯会是钳嘴鹳?”

我一愣,顿感自己疏忽。视力差,确未留心那几只鸟儿嘴型,当时辨认只凭羽色。

S师兄说,春天就有钳嘴鹳成群出现在翠湖,他待过泰国两年,心里嘀咕这种热带禽类怎地大批量来了,很快,见新闻解释它们因昆明的良好生态环境而来。嫌这答案单一,他查了查资料,得知钳嘴鹳离开东南亚并非主动,是随全球变暖发生的种群扩散,而广泛入侵中国南方的福寿螺作为“伙食”,又参与了把各地的钳嘴鹳变成留鸟。


(环西桥一带“打鸟”的单反老同志)

也是今春,一组图文被评价以“可爱”“惬意”转发热烈。说一党野象3月11号晚间进入勐海县勐阿镇的村落,四处寻包谷、食盐等食用,还喝了三十来公斤包谷酒,对村中简易房屋造成一定损坏。其中两头,做Kappa商标状酣醉于当地茶园。面对那几张图片短暂地童话思维过后,我不能不回到现实——“可爱”“惬意”的表象之下,是程度日益严重的人-地关系的紧张。

@河边看柳 姐姐曾实地考察后撰文细致梳理了普洱江城屡有野象突袭农田、踩踏村民的来龙去脉。那篇《江城故事》,认真学习后收藏了起来,若不是它,我哪里想得到江城野象同一千公里外昭通大山包每年飞来越冬的黑颈鹤间的干系?!那干系通过行政决策的途径,将命运的尘埃掸到了一千五百多名乡民的头上……说回勐海。茶山持续扩张,森林日渐缩小,动物的生存空间遭到挤压,人、象接触机会不得已增多,“温馨”只存在于静止、沉默的相片上——但凡一个不爽,野象随时可以要人的命。

图文刷屏的当天(3月16日)晚些时候,《勐海县辟谣“象群喝光村民30斤包谷酒醉倒”:没喝酒、没醉》一类信息开始在一些新闻媒体发布,可惜传播面窄,至于勐海确有村民曾因野象攻击重伤、身亡的消息,更出现不在“朋友圈”。而据《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No.119(2020)》,在中国网民获取新闻信息的过程中,微信群是普及度、受信任度最高的媒体。网民倾向于通过移动端如微信、微博、抖音等新媒体渠道获取信息,微信群则被认为是更新速度最快的信息传播平台。相较之下,用户对纸媒、电视等传统媒体的信任度普遍不高。


(散播虚假信息的微博账号 @足走·冰冰旅行摄影工作室 ,事后似乎根本未受到治理,哪怕谴责。)

浏览,尤其滑屏浏览行为,再加上“滤镜”功能,改变了我们感受世界的方式,大部分人的思维模式、心智模式,悄然间已被重造……再掺进其他因素,我们听不见警报声响。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