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安全的菌,及破酥包子、鲜肉馄饨

已有 31 次阅读2020-8-22 17:10 |个人分类:手工劳动课| 炒牛肝菌, 包破酥包子, 煮酸辣馄饨, 下厨房, 敢师


晴耕雨读。而饮食,是无分晴、雨都要进行的。

省外朋友通过@“2020年上半年云南吃菌中毒死亡人数超过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一类信息,含蓄表达了“保重!”。赶紧回复:“保证注意饮食安全!”

购买、烹制认真一点,要产生“见到小人人”的幻觉,不容易。


(小坝一带,我妹妹遇到过蓝茵茵的菌儿)


我接触过的“凶险菌”,也就是牛肝类的了。没吃过白牛肝菌,“美味牛肝菌”的名字应该是非云南人予它的,委屈了黑、黄两种。黄癞头比较脆,我活到现在自己也就做过一顿。见手青、黄牛肝和黑牛肝,各有各的香,只是要尽可能趁新鲜食用,有人家喜欢一次性疯狂采买来拣、洗过,用猪油炒好冷藏在冰箱,不时撬一坨出来再加工了一年四季吃。也算一种办法,但那味道不及同样办法处理的干巴菌,我觉得。

实在不放心的话,切好的牛肝菌片,涨水炸一把再炒也可以。但手脚得麻利,免得失味太多。

千万注意:炒菌的人须留心不可让锅铲背部沾上生菌而不觉!若那些微部分后来不幸混入炒好的菌一起装盘,很容易导致吃的人中毒。

青辣椒湿炒或煳辣椒干炒牛肝类菌子,都有吃场。变换着做,吃不烦。

如果打算炫一下技,就选煳辣椒干炒,炸辣椒的过程,是一个火候把握兼耐心以待的过程。而且,干炒出来的牛肝菌,味觉、嗅觉绝对更香一截。

当我不能免俗地虚荣发作时,就这么干。

(上回被午间的一顿美味菌宴款待过后,我们又被程大哥的幽默给欢乐了。他说既然用了公筷,晚餐将剩下的炒干巴菌和炒牛肝菌混合了来一大份“牛gān巴(菌)盖饭”,想来大家也能接受……)

❀     ❀     ❀

“网红”是我这里的贬义词,大多数情况下,约等于哄骗、怂恿、捉弄、调戏……

盘龙江边桃源街上“福X聚”、东风西路挨近小西门一带那家“神秘X炒”的“传统破酥包子”,呵呵。

只能自己动手了。

猪油要舍得摆。

随之而来的,除去怡然的味蕾,还有“口口都是罪恶感”的自我身材、健康负疚。



❀     ❀     ❀

不论清汤、酸辣,馄饨配以紫菜,是小时候从武成路和劝业场交叉口那家天津小吃学到的。

不知不觉就成了一项小小传统。


❀     ❀     ❀

我妈妈是厚道人,也不韶。有一天她说她借了一本Gǎn师写的书,如果我想读她就续借一次。落实了一下哪位Gǎn师,原来就是我曾经在“辐射大楼”下“优北町”家翻阅过其作的“敢于胡乱”先生。说我妈“厚道”“不韶”,因为换一个人,我想象,大概率是会称人家“乱师”的。

在“盘吃的”这个问题上,就是需要一份“敢于胡乱”的精神,浑然把握,勇于实践,以及,具备一点儿不离谱的想象力。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