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马斯克这一整,也许开启了“行尸走肉”世界

已有 22 次阅读2020-8-31 21:56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脑机相接, 钵中之脑, 科技作恶, 人工智能



大二一日,格同学旁听过刘敏老师课,问能否给她说说为何“我们总会希望深爱之人先自己死去”再去午餐。依自己理解讲了,好友说:“你比你老师解释呢清楚!打传呼喊李师、黄师一起晚饭咯好?到时候你再挨大家讲一遍!”当天去了翠湖旁“青鸟”相聚,我正好领到一笔酬劳,也知道他们喜欢那家餐馆的伙食,而“青鸟”这个名字,在梅特林克笔下是“幸福”的一种谜底。


互联网普及后,搜过大意“我们总会希望深爱之人先自己死去”一语的出处,刘敏老师说她自一首台湾诗歌里读见,可惜我信息检索能力太弱,始终没寻到。缺乏原文语境,昔日给朋友们做的解读,必有断章取义、主观附会的嫌疑。这段往事,迄今对人提过一次,关于学生时代身边那个简静、认真、舒展的小世界。


北京时间8月29日,“科学狂人”埃隆·马斯克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举行了一场发布会,展示最新研究成果——仅硬币大小的设备Link V0.9和可实施自动植入手术的外科手术机器人。马斯克在会上表示,研究目的在于创造能够解决脑部/脊椎损伤问题的设备,并能将其舒适地置于人的脑部。


发布会引发的争议乃至恐慌在于,现场展示了几头实验猪,其中一头植入设备约两个月的猪的脑部活动状态被现场读取,显现于大屏幕,另有实验录像可见,这头猪的行为轨迹可由Link V0.9根据它的神经元活动成功加以预测,马斯克还表示,该公司已于7月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认定。种种,意味着这项脑机接口技术将可应用于人体。而马斯克自己在对答环节表示,英剧《黑镜》的剧情预想很真实,未来可以实现譬如备份、移植人的记忆。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1999年的高考作文题。


1995年公映的日本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被誉为“《黑客帝国》之母”,因它已然展示了人脑“插管”、AI、VR、数字DNA……对被安装电子脑而成的异体人的生存、死亡和自我意识问题,进行了哲学拷问。片中,阴暗忧郁的城市景象与美轮美奂的迷离梦境交织在一起,一派末世之感。


有朋友借给一张《攻壳机动队》的DVD。当悲戚、摄魂的配乐萦绕耳畔,其时的我庆幸眼前只是一部科幻影像!


更早时候,1981年,美国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在其著作《理性、真理和历史》中,阐述了一个“钵中之脑”的假想:


一个人(可以假设就是你自己)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割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钵中。他的脑的神经末梢被连接到了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都还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再另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以“感觉到”到他自己正在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一个人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钵中。脑的神经末梢被连接到一台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输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


关于“钵中之脑”这一假想的最基本问题是:你如何保证自己并未处于“钵中之脑”这一困境?”


嚣张、无良的商业逻辑横行,“科技向善”几乎只是一句简单的公益口号。多少看似因科技获得的便捷以及“自由”,实则以让渡个人的隐私为前提……倘若有朝一日脑机接口技术不仅仅应用于医学(其医学应用又是否能严守伦理底线?),一个“俯首帖耳、行尸走肉的云时代”也就到来了吧?


多年前刘敏老师缘何提起“我们总会希望深爱之人先自己死去”?已毫无印象。我的挚友单纯、善良,不肯面对这句子里的悖论,嘱我把它解释明白,虽然,我们都听过“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类对“不幸”的表达。


父母子女,或伴侣夫妻,剩下的那个未亡者,躯体已然或必将衰弱,日常起居迟早出现困难,直至无法自理,而先走之人,多接受过未亡者的照料(或者说他们曾彼此照料过),去往天堂,意味着他/她义务、责任已尽,纵有不舍——格同学是憧憬“灵魂伴侣”的人,所以,她似乎更在意我随后的解说——精神上来讲,孤寂是一定的,再经追忆往昔这一“发酵”,悲恸在有的人那里,会以反刍的方式不断出现,淤积成疾也不稀奇,那么,免除了这份折磨的先走之人,岂不很幸运?


格同学相信我解释得有理,提出要召集我们的另外两位异姓兄弟也来听听。


读见Neuralink公司脑机接口技术开发的最新消息,忆起往事。“若你成了那个未亡者,愿意‘格式化’记忆而获取怡然么?”我问自己。


我还记得《攻壳机动队》的配乐名为“傀儡谣”,我还珍视 “自我”“灵魂”,所以,只能对以技术抹除、篡改、复制、施加记忆说“不!”。



P.S. 今日见一句子,“刷刷‘抖音’,了此残生”。 也是,以即刻满足人的本能欲望为产品设计目的的“道德状元郎”张一鸣们,甚至不消借助任何植入设备,便已入侵、控制了“抖音”们的用户。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