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虹 · 山 · 云 · 花

已有 31 次阅读2020-9-4 20:46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长虫山, 时移事往, 毛茛科花卉







临时起意爬了1/2座长虫山,因清早友人问起“虹(gàng)”,又因惦着要煮饭。最大收获是,邂逅了两种正绽放的毛茛科植物。

朋友说一直以为“gàng”是他们老家那小地方的读音。答:

“西南方言相通吧?云南话里多地喊‘虹(gàng)’,只因普通话推广,年轻人不太知道了。昆明方言里有个不甚温和的词,说绿色黯淡不佳,叫‘绿阴虹瞎’,‘虹’就念‘杠’。我估计非‘hóng’的读音,是对而今普通话里已消失了的入声字字音的保留(这个,没考证过,瞎猜而已),听觉上铿锵一些。

昆明那座一直延伸到你们老家境内的长虫山,‘长虫’说的是蛇。‘龙蛇一家’,‘虹’字就是‘龙做工’,意思是老龙吸水,遂显现为空中的七彩痕迹。我见书里写彩虹出现时,大理一带有‘打gàng’这种说法,我小时候只听昆明人讲‘gàng出来啦’,我估计那个‘打’字是‘打雷’的‘打’一类意思,表示‘发出、放出’。还有个专门的术语就叫‘龙吸水’,是水上龙卷风的形象说法。”

“‘龙做工’?这解说妙!你的原创?”友人好奇。

“不算吧?只是把字拆解了,猜测人家仓颉师傅的意图哈哈!”




提速,两点钟便结束了手头工作,往“北走蜿蜒”处。一条龙泉路西向,依山建盖的楼盘密麻,瞟它们各家的形态和楼间距,“宜居”者,呵呵。其中的“万科XXX”“碧桂园XXX”,不知是否属于最新一期《三联生活周刊》上《在昆明,30户人决定住进“烂尾楼”》那篇报道里提到的,由政府近年引进的一线房企“盘活”的烂尾项目。

视觉拥堵,催人赶紧上山。

硬化成的大道,固然便于行走,但。过了一个“插筷”别墅区,视野好转,我的心却有点沉重。沿途都是人工造林,路边的花草,几乎都是“绿化”的成果,倒是一株被抛掷在路上的蔫花,长虫山的特产——野百合,我怨那采她又弃她的人太丑品!

工作日,山道上人车寥寥,大多数时候,风过,予人“树影空交错,云从掌畔过”的恍惚。其实,我才越过山麓不久,今天空中悬着的卷积云和毛卷云,也很寻常。

野生的铁线莲,长虫山似多过西山、宝珠山等地。我对这花里的一种,怀有特别感情。 

是2015年初同妹妹去看人字桥时,屏边山区偶遇的威灵仙。其时,我们在濛松雨中的硌脚山路上一步步挨近暮色,妹妹发现了路边树干上的“眼睛”,发现了刺猬般的蓼花,发现了袖珍舞裙般的草叶,还听见了猫头鹰的叫声,接下来,她的想象力直逼记述下“凯尔特的薄暮”的叶芝……而据说,当地有熊出没。

那样的时刻,一簇不知何人随手扔路中央的威灵仙花,以其芬芳、洁净,燃起了两名疲惫旅人的希望。我拾起她,递给妹妹:“小胖虎,我们一定会在香气消散前到达和平乡!”

助我们抵目的地的,是一辆工程卡车的高速和几位朴实小伙的热忱。入住旅馆的第一时间,妹妹用玻璃杯盛了清水,插好威灵仙。第二天去蒙自,那簇清香的雪白,依然被她一路认真捧手里。

城市养花人,追求“爆盆”“华丽”“省力”者不少,遂有了“水晶喷泉”这品种的流行。她的花开得喧闹,在我心里,较疏密有致的野生铁线莲,便逊色两分。

只一眼,你也能识出偏翅唐松草跟铁线莲的同科关系:花萼、花瓣离生,雄蕊众多。唐松草过去图谱里见过,这个下午不期遇到。邂逅的这株生在崖上,在我目力和镜头里都不够细致,环顾四下里无人,我索性把裙裾别到腰间,攀爬了一截凑近去端详。

或花或蕾,这同一枝头上兀自的时差,是她们今年的夏秋之歌吧?旋律抑扬,再加上紫色固有的优雅,大多时候,只山林明白。现在,我竟也欣赏了片刻。

心满意足自半山返家。数量渐稀的野生百合,希望还没有因滥采而绝迹的天南星,以及,需再往高处方可触目的“跟天空融嵌在一起”的遍地嶙峋山石,改天见!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