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喂,还是不喂?

已有 22 次阅读2020-11-14 22:46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流浪猫, 常识, 科普, 故人


“据说中老年男人撸猫是因为冇得、或者冇过好夫妻生活。”“这个……太泛弗洛伊德主义啦!”转述“据说”的L同学,其时,我正关心他庭院中自然石地面上嵌了两处紫砂粘土砖的创意缘由。

周玮老师最新译著《流浪猫战争:萌宠杀手的生态影响》面世,第一时间预订。忍住没发信息道贺,免一向慷慨、有心的周老师赠书。想读,一是信任译者学养,《怎样观察一朵花:发现花朵的秘密生活》《全球森林 : 树能拯救我们的40种方式》、“安·比蒂《纽约客》故事集”系列、《猫翼》……无不予人教益,二来,十多年前,自朱天心一部《猎人们》里得到意外常识后,关注“流浪猫”话题至今。


我始终拿捏不好对流浪猫尊重并疏离的分寸——不忍见到从前小区花坛边聚集的那党野喵毛发从来不见缎光,又明明认得无力为之绝育而喂食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善举”,却还是一度捎些吃的给它们,甚至怀着“改善生活”的初衷带去专门罐头。

野喵们四散不知所终也好久了,持续喂食、逗弄它们的李伯伯中风后,并无邻居“接班”。“老狡““矜持”“自讨没趣”“面如满月”……忆起李伯伯逐一评价它们时的场景,仿佛昨日。

“本书从人和猫的历史和文化关系开始考察,由古埃及人类对猫的驯化,到当今宠物饲养者数量的爆炸性增长。伴随而来的是有丰富数据支持、清晰展示的种群数量趋势、猫科动物的疾病以及相关的人类活动带来的物种灭绝史。作者详细地展示了猫这样一种有着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意义的宠物,如何在不经意间造成可以与气候变化比肩的生态学影响。这一影响,与人类活动相伴而遍及全球。”

“现有的科学研究表明:户外的家猫(包括流浪猫、散养家猫)仅在美国每年就会杀死数以十亿计的小型脊椎动物。此外,流浪猫在公共卫生方面的安全隐患也不可小觑。本书以此为切入点,援引最新研究成果,考察户外家猫在世界范围内对于生物多样性和公共卫生的冲击和影响,并试图围绕管理的争议,给出新的解决方案。”

《流浪猫战争》一书的内容简介。


“你可能听说过费雯丽咋个会成了演《乱世佳人》里面郝思嘉呢不二人选。”L同学道。

“她长了一双仿暹罗猫呢眼睛。好像因为。”

“郝思嘉呢眼神,有人说是‘wink’。”

“所以……”我仍听不出老同学后语的端倪。 

“中介讲原来呢房主人和气、有爱、好商量,举呢例子是他喜欢猫。”L同学说他当初实地来看房时,瞅见庭院地面,意识到房主人之“喜欢猫”,一是所喜欢为流浪猫,二是,这喜欢,真荤!那些被油脂浸润了的斑驳处,由若干烹制过的肉类曳地制造,至于从盛放器皿中叼出食用,实在不是家猫的风格。

在染了油污的石块自身凹陷处、石块与石块缝隙间,我的老朋友识出陈旧、隐蔽的血迹,立刻脑补出了喜鹊、戴胜、黄臀鹎、白鹡鸰甚至布谷鸟们曾罹难于彼的画面,凶手,就是被喂食的流浪猫们!如果买下这屋子,必格式化掉这一切。他决定。

“中老年男人爱猫是因为冇得、或者冇过好□生活。”想到未来可能的庭院改造工程,L同学记起曾有人一竿子攉翻一船人地说过。

原来,我眼前具设计感的砖石地面,是一次删除、弥补的结果。

英文单词“wink”,“眨眼”之外,有“抛媚眼”的意思,联系到郝思嘉式猫之眼神,尚包含着词穷如我者说不出的成分,男性确实更容易买账吧?

通过柔媚、撒娇、扮弱、谄媚的做派乃至伎俩,博来宠幸、纵溺,这规则,同样通行于人与人之间。因着L同学提起的“wink”,禁不住思绪漫漶。

购下屋宅、打整入住后的L同学,并未继续之前那位50岁男性业主的“爱心”发作。既然缺乏时间、精力领养回家,索性拒绝款待流浪猫,因为他知晓“投喂必须以给流浪猫动过‘计生手术’为前提”,并且,他不希望今后自家窗下频繁响起喵们尖锐的颤音、散发喵们渍留的尿味。

“我小时候家住环西桥边,当时呢城郊结合部,春天夜首听见古怪呢嚎叫,问大人,我爹告诉是因为猫感冒了,整了我都打算去送感冒清给它们了。哈哈,不礼貌,不礼貌,忍不住插你呢嘴!”

见少识窄。在“朋友圈”被发明之前,我未曾见到有人会像猫一般,光天化日,甚至歇斯底里地展示欲望,以“分享”之名,喧哗得令观者难堪。

误以为的善举,恰恰可能成为恶行,蛮高兴同老朋友有着共识。读见《流浪猫战争》“豆瓣”论坛里有资料“目前已发现有中国特有的荒漠猫与流浪猫的杂交种了,(荒漠猫)这种中国特有且极度稀少的本土猫科动物,将会在流浪猫的入侵下走向灭绝(荒漠猫没有圈养种群,人工繁殖也尚未成功,野生种群的消亡便意味着灭绝)……”,当即传给L同学看。

那位作者给出的建议是“拒绝投喂流浪猫,收容领养,逾期安乐”。

为“wink”所蛊惑或曰打动的,何止中老年男性?面对猫咪那圆嘟嘟、亮晶晶的眸子,我本人也会纠结。盲目的善念、爱意,与那既深且真的慈悲,何其貌合神离!《我所改变的事物》里,刘亮程写“一次我经过沙沟梁,见一棵斜长的胡杨树,有碗口那么粗吧,我想它已经歪着身子活了五六年了。树总是一个姿势做到底,原地踏步一辈子,往前走半步都是要命的事。我找了根草绳,拴在邻近的一棵树上,费了很大劲把这棵树拉直,干完这件事我就走了。两年后我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那棵歪斜的胡杨已经长直了,既挺拔又壮实。拉直它的那棵树却变歪了。我改变了两棵树的长势,而现在,谁也改变不了它们了……我赶开一头正在交配的黑公羊,让一头急得乱跳的白公羊爬上去,这对我只是个小动作,举手之劳。羊的未来却截然不同了,本该下黑羊羔的这只母羊,因此只能下只白羊羔了。黑公羊肯定会恨我的,我不在乎。羊迟早是人的腹中物,恨我的那只羊的肉和感激我的那只羊的肉,嚼到嘴里会一样香。在羊的骨髓里你吃不出那种叫爱和恨的东西,只有营养和油脂”。社交媒体发达时代里径自喂食流浪猫的“有爱”男、女,大多,也不在乎。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