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人与花心各自香”&“闻香识女人”

已有 15 次阅读2021-1-11 22:53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味”这个汉字稀奇,原只充当声旁的“未”,却确立了“美味”的标准:超越即时,绵长悠远,无论嗅见的、尝到的,还是悟得的。

@牧梦 先生有一回款待我们品湄公鱼,笑咪咪又点一碟桂花糯米藕……读见他新作《暗香》,忆起。这道杭帮菜,阿公故去后吃得很少,在北京一家餐馆里,还碰过厨师把藕给蒸垮了的状况。洗净的莲藕,孔穴里填满糯米,小火烹至微微发红,取出,切成适中厚度的片,待加工。藕和糯米,双双易制造饱腹感,本该有“粗”之嫌,把整道菜“改造”到“精致”行列里的,是随后一个步骤:为切片后的糯米藕洒上冰糖和桂花糖,移入蒸笼蒸至冰糖融化。举箸,既软且韧的糯米藕,与散、渗其间桂花碎一道,在人齿间化合出宴后仍不舍忘却的滋味,以其馨、甜有度,清爽不腻。

全民重口味的时代,清雅平和遭浓油赤酱、重盐猛荤给边缘化,有心欣赏《韶乐》的人,我在形象思维里与之握了握手。

《暗香》,写四季桂,在一片“养生”“冻人”的“小寒标签”外,赠与读者宛若“一枝淡贮书窗下”的礼物。

桂花一族里,银桂最是馥郁,金桂次之,丹桂稍逊,四季桂因气息浓度垫底,被看轻。《暗香》的作者自带一管“猫鼻子”,嗅到了四季桂“此时的香,是冷香,在小寒的夜空中飘着”,识出她们“悄悄地释放着香气的分子,一年四季,不分冬夏,朴素低调。让人想起陆游的‘无意若争春’,无意去争艳、争香,怕是四季桂的本性了”。宋人林逋以后,“暗香”之谓似被梅花专美了,遂有了文中的“我”一心想要“找词来对应,可一时又词穷”的自道,但我们这位作者先生,到底还是将“暗香”做了全文标题。

有首《尘缘》,李煜、苏轼、贺铸们给那歌词“支援”过意象,我十一二岁时听到,铭记至今。末尾几句“人随风过 / 自在花开花又落 / 不管世间沧桑如何 / 一城风絮 / 满腹相思都沉默 / 只有桂花香暗飘过”,稀释了此前的“漫漫长路 / 起伏不能由我 / 人海漂泊 / 尝尽人情淡薄 / 热情热心 / 换冷淡冷漠 / 任多少深情独向寂寞”,盛着的洒脱意,最得我心。“暗香”就“暗香”吧,暗香,是四季桂的清芳与蜡梅们的灵魂撞脸,唯缥缈者,恒久。



《暗香》头两段,说绿植近况,说新冠病毒近况,说美利坚近况,好一个“兴”!远近的记挂忡忧总在,没有拘于冬日萧索里眼前的片刻“静好”,既属日志体的老实记录,也打开了文章格局。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读毕《暗香》,生出篡改《唐多令·芦叶满汀洲》这末一句之心。“转场”玩儿只言片语、随手咔嚓的人太多,坚持有所讲究的写作的人渐少。入时者,轻易舍弃了由阅读与写作、审美与思考所馈赠的理解力、想象力和体悟力、表达力;念旧者的收获,自珍即可。那日在一部小众纪录片放映厅外,@牧梦 前辈环视周围,笑言:“今天呢观众首,我是最老呢啦!其他,大家都是年轻人。”我不假思索地回应:“精神状态摆的这点儿,无非是今天呢观众首有一位白发少年!”

❀     ❀     ❀

味道即性情。沿着《暗香》里提了一句的“闻香识女人”说下去——我钟情的女性,都是好闻的人。



比如,青睐CK ONE的张老师。虽然,我从不曾赞美过她英气的眉。

比如,偶尔喷古龙水的小王敏。是的,在北京街头望见鹿般身姿的长发姑娘背影,总恍惚以为就是她。

她俩逾越“性别的约定”,又或者,恰恰因为她们身为女性,故而做得到亦秀亦豪,重情重义。另外几位同性友人不使香水,言谈举止间,却分明让人联想起柑橘、薄荷、忍冬、松木……的清郁。她们,同样奔忙柴米、知书达理、体恤人情、敏锐温和,情动微物又仰望星空。

我以清雅素朴、宽厚笃思的她们为榜样,不知不觉间就与之并肩走了许多年。

疏于玩儿社交媒体,也是她们的交集——踏踏实实过好每一天,没有什么虚荣、饕餮、焦虑需要伪饰、公示,工作、家务、读书、栽花、煎茶、冥想……还忙不赢呢!



P.S.

元旦假期断网,后来才读见 @牧梦 前辈分享的《冬日文事》,留意到发布时间,禁不住想:如果有一支“月光宝盒”,我愿效颦盘点一番,赋予自己跨年的仪式感。

隔天又收到前辈信息,嘱保持习作交流。我有些惭愧,并生出对时代洪流裹挟不去的认真、执着、热忱的敬意。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