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60后诗人的寒夜聚啸(局部印象)

已有 17 次阅读2021-1-12 22:19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诗人李小松, 诗人雷平阳, 1980年代神话, 情谊



我是新诗的笨读者。2020岁末一个周六,该笨读者趁晴日土法洗窗帘,想到傍晚要去听一台诗会,双脚踏、搓厚重布料更卖力。

不太懂拒绝,头天友人通知时,回复恐怕有名额限制,我就在家首读吧。猜类似场合名流出没,自己格格不入,加上莲花池庭院剧场那地方,入夜后曲折森然……很快,热心的李姐姐又告诉,没有什么名额,大哥请我直接去即可。活动全称“一声长啸——向60后诗人致敬”,系新出版的一套五卷本“云南60后诗人丛书”读者见面性质的雅集,前往时路有些堵,出租车司机师傅揭发社会缘由连连,我“哦”“唛”“咹”得敷衍,一心嫌自己可能会迟到、失礼。

不太以为然按出生年份进行代际划分,制作出群体标签。此举把一个个人简化成了一个个数字“1”,但必须承认这种划分在社会学意义上的功用——1960年代生人,差不多的成长环境,毕竟充当了他们人生中近1/4 的“社会化主体”。我偶尔遇到一些卓然于同辈人者,要么Ta个人修养、意志超拔;要么Ta少幼时居乡野一类的“异域”或属于城镇漫游者,较少受到侵染;要么,人家在海的那边长大,归不进我们这里的“60后”……在云南写诗(写过诗、写着诗)的1960年代生人,想来不少,配得上“诗人”之名的,未必多,这套丛书选编的“5”位名额稀罕,推介一些诗人,势必遮蔽了另一些诗人。不过,既为“丛书”,也许还有延续的入选、付梓可能。



五位诗人,只读过其中两位部分作品。

雷平阳先生的不少“云南”题材诗歌、散文,是我珍视的学习资料。一个视觉人类学论坛上,某老诗人愤慨他凭借“六小句,两小截”的《基诺山上的祷辞》就拿到一个大奖,我仗着自己积累了些边地“田野”得来的经历、见识,愣头青地起身驳了两句。更难忘的,是与诗人美丽的妻子谈天说地,娃娃的成绩,老家的桐油,吊坠的模样,花布的图案……现实的烦忧喜乐,大大小小,盛放在每个人的生活、家庭里,并免不了《献诗》一诗里写到的那些势必遭遇的“虚伪”“背叛”“罪恶”。我无意拉扯往事套近乎什么的,只想说明自己对“诗人”作为一个异类标签而存在这件事儿的态度。

“悲催”“尖锐”,作为这套诗集的出版主持人,以及当中一部《长啸与短歌》的作者的雷平阳,他对“60后诗人”所给出的这两个概括性的评价,令人费解——

关于“悲催”。以1980年代为写作起点的1960年代生人,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已然社会利益既得者。华东师大的毛尖老师,写过一篇妙文《没有人看见草生长》,说到“八十年代的落潮,诗人们的退场,是不能只用怀旧的方式料理后事的,这其中,当事人多少都要负些责任”。

关于“尖锐”。写得出箭簇入人心般长短句者,散布各年龄段,倒是1960年代出生的写诗的人里,止于“摁回车键”的作者也多,言语或清浅流滑,或直接粗鲁,或故弄玄虚……






之前学习过的诗集,是大哥那部《老去的时光》。大哥是李姐姐家大哥,我随着称呼。

雷平阳评价“李小松是我心目中云南最好的抒情诗人”,我自己亲“言志”甚于“缘情”,在梦幻、神话的1980年代只一名稚童,对大哥集中写在那个时期、本世纪以前的抒情诗作的认识自然促狭。整册《老去的时光》读毕,感慨诗人的几度创作转向,说“风格变化”似显得绝对,属于因际遇、心境的改易,及阅历的加增而进行的开辟、尝试吧?

2000年创作的一组《人物记》,那种精选截面、提炼意象后的克制叙述——原谅我对诗作使用了“叙述”这样的评语——令人忆及沈从文和汪曾祺——原谅一名笨读者将一系列诗作与一系列小说进行关联——赋予那些已然或正归于沉默、遗忘的普通人并他们所承载着的记忆、经验、历史以文字的生命,使之成为永不消逝的人性、人间的存在。

再就是2013年完成的四首《东川诗志》,那些于日常经历中的开悟我不妄议,一气读过,浮出我脑海的,却是《约翰·克利斯朵夫》的收梢。

写于2017年的《若不是你》《杯》《他的道》,对诗人意义相当,却令我怅然、感伤,怅然于诗人的自彼停笔,感伤于诗里的绝对忠诚。

2002年5月创作的那首《读瑟得格兰》,它的懂得、体己、尊重,来自一位男性的懂得、体己、尊重,尤其为我敬佩。在我眼里,它也是大哥胜任编辑工作,并因编者身份广受敬重的一份间接证明。

一次画展上,大哥主动过来招呼我,聊他对我习作的意见,勉励,也批评,批评过句式的“小众”后,紧接一个转折连词“不过”,“不过,不一定修改。用长句应该是你职业需要培养成呢习惯,你呢工作,要进行清晰、逻辑呢表达,长句更合适。”大哥说。

羞怯的人,瞬间只恨自己说不出鸣谢的话,对来自专业、涵养、善意的前辈的体恤鸣谢的话。

诗会上大哥的一席发言,诚恳、谦逊,但既往的某些风格犹存,在介绍为自己诗集配画的画家女士时,他说:“陈玲洁近些年的画,画得越来越不像huà”,哈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