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亲爱的树 • 初发红叶 • 火星船票

已有 23 次阅读2021-3-12 22:30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植树节, 支部党建, 姊妹们, 马丁叔叔, 蒋韵小说



《亲爱的树》,蒋韵中篇作品,很多年前读过,记住了旧式婚姻中的情义。笑小说里大先生的迂,又敬他的仁,我这名读者的感情天平,倾向他这位男主人公。久远的时代、戏剧的人物,一切,作为介质,传达蒋韵精神汁液里那些敏感丰饶美好深邃悲悯的叩问,以及信念。

“亲爱”这个定语,因此毫不轻佻、信口、苟且。

小说里浓墨一笔的树,是柿树。

单位的同志精心策划组织了瞻仰呈贡三台山上的默庐,我到得早了,小院石桌旁歇息。隔壁部门的卢先生信步参观一圈后,过来打招呼,又说:“你人还很像冰心呢!”

“没有,没有。完全迥异嘛!”我连连摆手。

他抬手一指:“你自己看啊!”

指的是默庐一楼耳房内悬挂的冰心女士青年时代那张明眸杏腮的端庄相片。卢先生是艺术设计的行家,大约我把头发在脑后束成马尾予了他一种抽象的错觉。

默庐是吴文藻冰心一家五口在呈贡的居所,我上一次来,已20年前,其时,格同学担任陈恕吴青伉俪的导游,唤上我一同来看“冰心故居”。小院而今整葺一新,葳蕤如故。同事们当我是“知情人士”,包括打听院内绿植的名字。一棵广玉兰,一棵梅花,一丰茂圆润,一遒劲孤瘦,当是当初有心挑选、栽种的。

广玉兰正值花期,一只只羽翼还未染锈的鸽子,裹了月光,富态地闲适在枝头。梅花则是光阴翻篇的往事,碧色新叶已然茁茁,一两月前或繁密媚俏、或枝瘦朵疏的花事,现在,都只由人猜。向守院子的大嬷讨教过这是一棵白梅后,我自己愿那花开得不是太旺——喧嚣之外,方得清绝。

也有一些初生的叶是红色的,黄栌新叶比较典型。全因这个时候叶片里的花青素含量高于叶绿素含量,待叶绿素随时间推移渐居主导地位,初叶转丹为翠。

广玉兰的叶形,令人忆及枇杷,眼前这一株的亭亭如盖,更加剧了我的联想。高一语文课本里那个绝缘聒噪的院落,供归有光安放思念;眼前这以“默”为名的院落,供我悄然缅怀生命中一些动人时刻。










同事纷纷羡慕过去的人,有得起宽裕的居所,可以在树荫下饮酒吃饭逗娃娃。我想到自己没有一万册藏书,窗外却是两竿竹子和一株黑弹树,不禁庆幸。

植树节,妹妹送小蹇古丽和我一人一张“火星船票”,倒计时着,届时呼朋唤友去火星上种树!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