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配得上她

已有 41 次阅读2021-3-26 07:55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宫粉羊蹄甲, 红花羊蹄甲, 昆明新闻中心, 故人, 《东邪西毒》


昆明好些地方栽了红花羊蹄甲树,把花开出“滇南范”的,唯白马“辐射大楼”下这一棵。从前,我只在红河的冬春季,见过澎湃枝头的木棉花和羊蹄甲红花。

“木棉”或“攀枝花”,“羊蹄甲”或“洋紫荆”,命名者视角各自的结果。羊蹄甲的树叶,就是碧色的偶蹄类动物脚巴掌形状,“羊”“花”集于一身的名字,化合出雌雄同体的特别。

丹霞路边这株,何时移植来的?当年往晴沙巷、城建组团朋友们的家,或大家谈笑着去近华浦路上红星公社喝酒时,都无印象。否则,慧眼锦绣心的他们中至少会有一位,招呼我驻足打量。













准确地喊,这一棵应当叫“宫粉羊蹄甲”,因其花色尚不够艳,更近玫红。立树下仰望,每一朵上那昂昂五瓣,色泽并不一致,袅娜又俊雅的她们里头,总有一枚别出心裁洇开深红纹路,纹路间偶尔掺进深紫或嫩绿,加增花的幻丽,保证她们中的这位“1”绝对有别于另一位“1”。

五枚纤长的雄蕊,加一枚雌蕊,蝴蝶触角般颤在风中,人于是相信花朵们不过正“将飞而未翔”,并非列那尔的一封封“对摺的情书”,而是纤巧体内已积蓄足够勇气,下一秒钟就将展翼寻找自由。一如现实生活中我景慕的帅气女性。

造物主对虚与委蛇的拒绝,此刻,用一个个轻盈于高处的芬芳的叹号,默默启示:匮乏用心发现和思想炼化的“美”,无非流水线式的辞藻粘合,动物园里,叫得最热闹的,通常是擅长拷贝的鹦鹉。你呢?

三四五六七八流的副刊体字符如恒河沙数,苍白地吟哦,批发地风尘,无需情感投入,张王李赵,唱“同一首歌”。你的言说,跃得出窠臼,配得上她们的美吗?

关心怒放的花,同时学习关心土壤幽暗处的根。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