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天空没有升起”,或“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已有 20 次阅读2021-3-26 22:45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纪念海子, 诗歌, 故人, 黄灿然译文, 伊萨卡岛



数年后,黄灿然把《伊萨卡岛》“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充满奇迹,充满发现”改译作“但愿你的旅途漫长,/ 充满冒险,充满发现”,唔。


云南的诗人写“天空没有升起,世界乱作一团”。东北小说家双雪涛或许被过誉了,但我记住了他《大路》里这一句:“我一直以为黑暗是从天而降,今天才知道,黑暗是从地上升起来的。”《黑夜的献诗——献给黑夜的女儿》起首,海子写:“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 遮住了光明的天空”……


比起“所见略同”,我更愿意使用“联通”的说法——上述陌生化的表达,是作者们用各自联通世界的发现,共同揭晓了秘密。我们不是他们,我们可能背过一百遍“天似穹庐”,却从未睁大眼睛好奇,我们可能说过一千次“暮色四合”,却从未心怀天真求解。炼字即炼丹,狭义及广义的“诗人”,一位位端坐或斜倚书卷、词句中的神明,他们举重若轻地排列文字,制造合格读者的会心莞尔、沉默良久、恍然大悟、肝肠寸断。



绝早读见一首《我,以及其他的证人》,20年前,我大约更容易玩味“应景”的“那些寂寞的花朵 / 是春天遗失的嘴唇”,今天,则让目光久久驻在“我和未来 / 隔着无声的空气”。


何尝不是“我们和未来 / 隔着无声的空气”?


海子,离开32年了。32年,婴孩都“而立”了。32年后,谁依然珍视“火种”“取火的工具”和“眼睛”?


又是谁来终结“世界乱作一团”?


第一次读见《伊萨卡岛》,自凤翥街郭苏云“同学”租住的宿舍里,一册橙色封面的软精装《卡瓦菲斯诗集》中。郭同学念的专业,管理还是营销?当日她得知和我同一个星座,当即笑言:“但愿我们的道路漫长!”


把这句子惦了快20年,我用它当了《后记》的标题。 


神话里奥德修斯的海上历险10载,于读者,一种凶险蹇困、过程曲折的譬喻;“伊萨卡岛”,是那位足智多谋的勇士、领袖的领地,于读者,一个无尽给予的永恒的故乡。如果说,因“岛”和“海”,将“启程”修订为“起航”尚实现了“信”,那么,将“道路”修订为“旅途”就未必“达”了——“旅途”“旅程”一类概念,业已被现代旅游业改造得消费、匆促、轻浮、跑马观花……“冒险”应当是直译,却远不及“奇迹”,“奇迹”,意味着险象环生但希望烛照。


修订版《伊萨卡岛》的译文,令人有两分怅然。


“谛视”一词,我翻汪曾祺才迟迟认得,意为“仔细察看”。近读Smile同学日记,1997年3月的记录里,用到此语。他是如何在20岁前攒下这么多的?词汇,学识,思想……我cow~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盲刺客 2021-3-26 23:30
宝石Gem作品《海子》

https://music.163.com/#/song?id=520102491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