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树何以堪 & 春山夜行

已有 20 次阅读2021-3-31 23:10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创造力, 佳文, 林燿德散文诗, 韩松落小说, 马褂木花




收到某些“请批评”的文、书,实难回复,其中大部分,低劣、平庸、空洞、朽气,不及目前AI的“一键生成”,更不及我们有的十来二十岁大孩子的挥就。

见那腼腆男孩欲言又止,问:“小张,你还想说……?”我自己因寡言羞怯吃惯了亏,就会存心改善一下同类的年轻人。他两眼一弯:“不知这结尾有没有一点您说的‘美学的彩虹’的意思?”

“有!不止一点。”斩钉截铁回答过,又补一句:“整个构思很帅!我个人很欣赏。”

大孩子们玩儿的,多是视频、音频。创意,假语言进行,脚本,假文字写就,他们中的用功者,文章写得都不赖。

那是一份“COP15会议主题”视频的构思,三位男孩“头脑风暴”出了一个“人犹如此,树何以堪”的故事:若你我的屋舍被挤占,若你我的生存资料断供,若你我的同类(在电子游戏的拟像中)遭屠戮……反观作为“它们”的草木鱼虫,生存状况又如何?

己所不欲,勿施于他/她/它——小伙子们,“共情力”不低。

因地制宜,趋简避繁,小伙子们对象征场景和平行蒙太奇的设计,奇崛,张力,也激发出我的回应。

我的回应,是对林燿德30年前一首《树》的末尾的引用:“然而木棉仍旧是树,尽管被格律化地植入等距的水泥框里,他同样把对这个世界的愤怒用大号的花瓣包装好,再一一摔下。”

初识不久,大男孩中的一位听我喊他,欣喜道:“还以为您不记得我……”

告诉他:“谁让贵组成员的名字那么内涵又工整呢?‘星豪’对‘天奕’,中间还立着一棵‘树’!”




(又见这些“树上的郁金香”!留意到了被绘在《怎样观察一棵树》封面上的马褂木的聚合翅果。)

得L赠一部《故事是这个世界的解药》,一看作者的名字,我知自己又被投桃报李了。曾经,我电邮过韩松落小说《春山夜行》的PDF给他,《故事是这个世界的解药》,韩松落评论一干中外小说的新著。

《春山夜行》实则一个削弱了故事性的短篇,人情练达,笔墨散逸,是“为生活立心”之审美观的产物。那些抒情的细节、古典的情境,使得主人公对世界既超脱,又与之休戚与共。

生意陷于瓶颈的白酒商人周德光携妻子的一趟“春山夜行”,非关浪漫,而是为了争取商机。孤寂成为催化剂,两个男人自关系微妙地交谈进而畅饮,促成了大零售商那句“还说啥呢,你明天把合同拿来,我们签上”的允诺。酩酊后醒来、上路的周德光——

“他看看身边沉睡的妻子,在那里停下车来,打开车门走出去。山已经在身后了,面前是一大片平原,如果在高一点的地方,可以清晰地看出这片平原的冲积扇特质。这片平原上,有无数的田地,种着小麦、油菜、荞麦、胡麻、大豆,也有小片的果园,种着杏树、梨树、苹果树、樱桃树。人们用各种形式来分割田地,有时候是田埂,有时候是一道玫瑰花墙,或者一架金银花。所以四野里尽是甜香。

他站在那里,闻到空气中的各种香味,他辨认得出它们来自哪里,由什么植物散发出来。现在的味道,都是春天独有的味道,夏天之后,空气里就会有野蒿草的味道,那种味道是如此强烈,足以覆盖其他草木的味道。野蒿味也是如此强横,四处飘散,甚至在没有蒿草的地方,也会掺一点进来。

现在还不是蒿草的季节,他闻到杏花的味道,味道很纯,他甚至闻得出那是新开的杏花的味道,没有经雨后的土腥,也没有衰败残落的气息。他要赶在蒿草的味道来临之前,吸几口杏花的味道。他知道妻子尽管在沉睡中,也是睡在杏花的香气里。

他远远看见自己家的灯光,他从没像此刻这样对家充满渴慕,他感觉自己恍若身在深海,像一条鱼一样向着灯光游过去。要经过礁石、暗流,每一寸皮肤都要承压,每一寸皮肤上,都有几万吨海水的分量。还要这样走很多次,走几万里路,喝几万瓶酒,向成千上万个人展露真心或者假意,才能回家。”

无法言喻、泥沙俱下的生活,因周德光这条夜行春山的“大马哈鱼”的柔软内心,诗意,蕴藉。

小说中一处,讲周德光待人接物的有心、善意,令我经年不忘——周德光赴酒局替表弟撑场子,豪饮后烂醉街头,得一过路女子唤醒、送回家,“第二天她来看他,他已清醒,穿着衬衣西裤招呼顾客。认出她来,转身向顾客介绍:‘我的救命恩人来了’,以此缓解尴尬。又向顾客解释:‘要不是她把我叫醒,我就睡死在万里香门口了。’她起初不明白,他为何只提到‘叫醒’却不提‘送回家’,转瞬就懂了,他是顾及她,所以只说‘叫醒’,以免那顾客联想。”

为人着想的人,委实不多。觉察到了,值得庆幸并珍惜。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