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漾濞地震 & 河南暴雨

已有 123 次阅读2021-7-21 09:49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雨灾, 河南, 昆明, 地震, 漾濞


还记得那对母子姓名,36岁的妈妈张春蕊,6岁的男孩陈昌硕,2017年7月20日凌晨,他们命丧豪雨中的牛街庄涵洞隧道。春蕊,多好的气象;昌硕,交集了那位清末民初的艺术大师。

年初无意间得知,有科学预测大理今年或发生地震。从前读论文留心过“石屏-建水”“宜良-嵩明”构成的“小江断裂带”的强震危险性,见只涉及“大理”,又想地处横断山系的“大理”是个大范围,包含了十二县市,遂未上心,直到5月21日晚漾濞地震的消息传来。

尽管本次地震的震源深度浅,震级相对不高,破坏力有限,但,“凝缩”为数字的每一位死伤者,都独一无二!当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及生产生活所遭受的负面影响,不可谓不严重——我想知道:若真有预测,相关信息是否得到过有关部门、机构的注目?有无什么相应措施被采取过?

“感谢老板又让我们加班,顺利错过了搭地铁回家!”我希望昨晚自社交媒体上看到这则某郑州白领发布的受众,阅读理解能力可以辨识得出这夹杂了“后怕”“庆幸”的调侃中的苦涩,而不至于以之印证“996是福报”的厥词。

不同于地震预警截至目前只能比实际发生提前十来秒钟,对未来降雨量的预测属于相对成熟的技术,我很好奇:河南地区五天前的天气预报,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

天灾,往往伴随着人祸。多么期待“敬畏”与“尽职”成为共识、契约。

双手合十着“天佑河南”“郑州挺住”“河南一定行”的表态,算一种“恻隐心”公示吧 ,但它们一旦刷屏,很容易让那些要紧的、救命的信息被湮没。我很感佩自发搜集、整理、即时更新雨灾救助信息的人们,我与一向正义的年轻人共勉:“扩散核实过的待救援信息&互助方式,我能想到的当务之急。”

很高兴他迅速地在千里之外利用自己的专长,为郑州等地的受困者们提供了通讯技术知识的支持。

有了“武汉”经验,这一回,我观察到的民间救助,反应快而有序,种种慷慨、仁义!

还记得儿时读《悲惨世界》、看《虎口脱险》,没有现实空间里那般的地下排水系统,很多故事难以发生……

看到本地媒体兴高采烈着“刚刚!昆明地铁8号线何时开工?官方回应来了”,我默默地想:也请你们关注一哈已建成或待铺设呢这些地铁沿线咯有泄洪装置一类!

——你们不搭地铁通勤,你们就算自驾售价及底盘“双高”的SUV、越野、吉普出门,暴雨倾城等等时,也同普通百姓一样免不了当“超级玛丽”……

而河南或其他一切灾害降临的地方,作为“数字遗民”的老弱病残幼,不该、不要被陷于救助的盲区——任何或许疏离于网络、疏离于社交媒体信息传播的地区、人群、家庭、个人,都需要得到关注!

张春蕊、陈昌硕母子的惨事,差不多飘散殆尽了,除去至亲,有几人记惦?

保存着一张2013年7月20日《云南信息报》的头版图片,那篇名为“我们的城”的封面故事,配图似锤,一下一下,敲进人的眼睛和心——暴雨过后,汪洋一片的北京路上,市民们只能挤拢在水中的施工平台上避水暂栖,我记住了那位摄影记者的名字——段玉良。2020年夏末,偶见网媒抖机灵“昆明西市区主干道海源路前两天大雨淹水的原因终于找到了!是路中央隔离带上近期绘制的‘二龙戏珠’显灵起到了萧敬腾的功能”,若你瞟见,也会鬼火绿、竖中指么?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盲刺客 2021-7-21 09:54
《云南信息报》2013年7月20日头版图片(https://news.qq.com/a/20130902/012917.htm)——“2013年7月19日,昆明暴雨。北京路淹水,市民在水中的施工平台上休息。云南信息报记者 段玉良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