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爱因斯坦的梦”@ 奉先殿旁

已有 42 次阅读2021-9-5 20:30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时间, 紫禁城, 钟表馆


偌大一座紫禁城,人却迷失在“咪渣大点儿”的钟表馆里。忆起这经历,因见 @河边看柳 姐姐在布师处留言“‘时间本不存在’,‘猫爪’长在时间之外”,回应她对猫爪草长势日新的慨叹。那光线暗淡、桁椽高大的殿宇展厅面积有限,同我心仪的西北角角楼相对,坐落在故宫东南角,当年需另缴10元入内。诱惑人掏钱的,是“时间”。

其时,我已在Y大银杏道旁爱因斯坦头像一侧听过那个“相对论”的譬喻,记得小时候译制片《火星人马丁叔叔》里的“时空隧道”,背过赫拉克利特那句“人不能够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好奇“昨天”“今日”和“未来”的排列顺序……并且,从刘心武的《风过耳》里读到一则轶闻:紫禁城中,有一间借“延时储存”技术修筑的神秘暗室,专门贮藏皇城根下白日里的市嚣,供帝王在夜深人静之际倾听。

或许因为镶珠嵌璧的金光灿灿——用日后的话来说——西洋土豪得紧,那一座座钟表的稀奇程度并不及我期待,家里有尊曾祖父留下的英国造天使铜钟,竟比眼前某些过于富丽的报时仪器漂亮大方。黄金大象车钟,本会行走,月球绕地球钟,本会旋转,我把鼻翼几乎压扁了地凑近玻璃罩端详它们,想象中,那运动时分的模样未免还是会因重复而乏味,倒是能一笔一划写下笔锋凌厉的“九土来王,八方向化”这八个汉字的欧洲18世纪宫廷装束男士钟特殊些,“碾压”现在某些号称AI的产品,“惊为天人”四个字以外,我至今不知该如何赞叹。

写字小人儿钟,同周围其他一切钟表展品一样,业已停滞,它的神奇,有赖一旁的电视录像展示。当小人儿挥笔“起承转合”一次便意味着多少时间流逝了一类的功能成为过去式,剩下作为高端工艺品欣赏价值的钟表,就只有其“表”了。我骤然发现,因为被昔日的皇城、后来的博物院的气势所震撼,加之计划着得多多跑马观花,进入这间展厅的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这是一间古怪的展厅,古怪在于它的喑哑,人在众多钟表间,丝毫不闻机械装置的滴答。

钟表是舶来品,中国人传统的计时,凭借日晷、刻漏、浑天仪……它们,沉默着指示、告知,含蓄一如过去年代里的某种东方美德。

儿时拆开过父亲的文物铜钟,好奇它“心脏”的工作原理。齿轮有如犬牙,复杂远超我的想象,竭尽全力,却还是有一处弹簧再难复原,那滴答过一个世纪的祖辈遗物就此罢工。也因此,我牢牢记住了它完好时,时间行走的脚步声。

爸爸没有生我的气,说着要把铜钟带去正义路上的“亨达利”家修修看,却始终没有行动。不知算不算他对他的家族“镜花水月琉璃碎”命运的坦然的一种延续?

我只是一名远道而来的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参观者,再流连也记得返。我想知道时间,我在看自己的表以前,忍不住先张望了一下身旁这些机械,表盘、钟面上的指针纷纭着,如同丘比特酩酊之际射出的箭。当天人少,空旷展厅催化了某种空茫,瞬间我呆立住,想到这些价值连城的时间标识品已殒命时间的深处,我默然得忘了可以抬起自家手腕。

昆明有个格林威治小区,不明白命名缘由,但我能肯定它同“标准时间”没什么关系。数年前我木头人似的杵在故宫奉先殿钟表馆内,因停摆已久的展品们心生疑惑,连带着疑惑自家手表显示的时间又是否绝对“标准”。今天的智能手机用户不会再有那样的恍惚,享受自动校准时间服务的人,觉察不到,或者不会在意数据隐私出卖的代价。

那天我决定不再吭哧吭哧地暴走故宫,“小径交叉”“返老还童”“刻舟求剑”“抽刀断水”“未来已来”“破镜重圆”“天涯共此时”……宁寿宫和慈宁宫的花园都还没有开放,据路标踱到如此而已的御花园,中轴对称的死板布局煽动人浮想联翩。再想到惦着要去信讲述此行游历的那个人,将来的他与将来的我,理应优于此刻的他与此刻的我,对吗?

爱因斯坦曾语出惊人:“哲学家的时间并不存在……在物理学家的时间之外,最多只有某种心理学意义上的时间”,海德格尔受其启发,追问“什么造就了时间?”。杜东枝先生研究海德格尔,转述过一句“与其说人类生活是发生在事件之中的,毋宁说人类生活就是时间本身”并加以阐释,可惜我不是成器的学生,当年懵懂着囫囵吞咽,辜负了业师,愧疚至今。直到邂逅一册《爱因斯坦的梦》,才有了些觉悟。

置身川上,写字的人是守旧的渔父,用文字织就眼孔稀疏的网,以之打捞几尾细狭的鱼,企图为时间留存一些证物。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