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登滕王阁

已有 32 次阅读2021-9-6 22:25 |个人分类:安步以当车| 旅游消费, 槛外长江空自流


抵达这座业已成为城市地标的建筑时正值中午,入秋的南昌炎热依然,浅灰天空中悬着的云似若有若无的刺青,越发衬出滕王阁雕梁画栋的色泽鲜丽。

开始参观之际,我脑中交织着窜过的,是两位当代诗人的同题长短句,一先一后,都写远在西安的大雁塔。轻而易举地,我记得韩东就那么翻过了杨炼的那一页那n行,那卷历史档案那沓文人童话那堆沉重句子那片宏伟景色,还有,因这一切汇聚而成的,不知会不会让那座贞观年间树起的建筑的砖砖瓦瓦难以承受的分量。他说,人们爬上塔去,顺便瞟瞟空白的风景一片,然后,又爬下来。就是这样,仅此而已。

我告诉自己,游客之所以要么生出杨炼笔下的崇高之感,要么表现出韩东诗里的寻常之举,因为,与大雁塔一样,滕王阁而今是一处旅游名胜。

标准的旅游名胜。

阁内好几层的布置格局皆是多家无甚特色的纪念品商铺齐聚一堂,有一处,摆出龙椅支起华盖供人在那里乔装三分钟帝王、皇后拍照过瘾。被导游提醒很值得一看的作为“免费项目”的顶层歌舞表演中,《六手观音》和《枉凝眉》被编排到了一起。一楼的博物展览果然没有辜负“博物”之名,玻璃橱窗里,尽是早已纸锈斑斑的古代公文、包裹小足妇人三寸金莲的绣花鞋……甚至,还有一本满是蝇头小楷的袖珍簿子——旧时参加科举考试者打小抄的“利器”。这一切,齐齐经营着这座江南三大名楼之首,提醒游人:你此刻身处的这个地方,原是1989年重阳节新落成的。所以,不必为它全封闭的羊肠般迂回的楼梯,不必为它光泽已然无存的芝麻纹花岗岩地板,不必为它一口气土黄色油漆的墙裙,不必为它四处弥漫的商业味道,引爆今夕何年的恍惚。

“香港演员周星驰的名字便源自他母亲对《滕王阁序》的热爱。”“时来风送滕王阁”的汉白玉浮雕前,导游此介绍一出,登时打通了初唐与21世纪间千年的烟尘屏障,印象中,身旁“原来如此”的“哦”“哦”声大概数这一回最响亮。 

正如昆明人一般不会选择购票爬大观楼去感受“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目下的登滕王阁者也多“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但见游人们上上下下(假如你愿意掏1元钱,即可搭乘电梯直接升降于顶楼和底层间)、行色匆匆,执著追求着如何很好、更好地融入镜头,以制造“到此一游”的帧帧铁证、“分享”资源,附带着,议论议论那门票价格的值与不值。

某一楼的外走廊未被封住,踱过去,杵住栏杆举目远眺,赣江周围高楼杂乱如筷插,而足下江渚,我认定其浑浊程度胜过诗人吟咏“物换星移几度秋”的年代。方才,假如对怀素一无所知,我不太容易因为导游的提示而研究半天他老人家居然把个“瑰伟绝特”九龙匾里的“伟”字写得俨然如“佛”;假如对“三言二拍”印象全无,我不太容易拼命去回忆《马当神风送滕王阁》的故事究竟出自《喻世明言》《警世通言》还是《醒世恒言》;假如对“唐宋八大家”印象几无,我不太容易好奇那幅《人杰图》壁画上,缘何邻近的欧阳修、王安石、曾巩要一坐二立……或许,我该轻松如韩东那首《我也到过大雁塔》,剔去附着此楼宇上锦鳞般的文化符号,当它,不过一座售票以供游玩的公园建筑。

导游告知,整整两个钟头,我们是他带团以来在此逗留最久的游客。

“那么,时间最短的短到多少?”我好奇。

“20分钟不到,”导游先生说那几人且一路愤愤表示“有啥好看?!”。

如同一张用来拓碑的宣纸,今人登滕王阁的经历、体会,大致也被杨、韩二位昔日各自诗句的巴掌给摁住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