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 慕田峪

已有 57 次阅读2021-9-23 14:47 |个人分类:安步以当车| 慕田峪长城, 八达岭长城, 孟姜女, 时移事往


东北口音游客展开双臂,宽厚胸脯仰天吟出“望长城内外惟余……”大约意识到远近并无冬日皑皑,她吞下“莽莽”。其实“莽莽”不专属雪原,泛指植被芊眠、空间辽阔,曾见 @牧梦 前辈创作了一幅“莽莽居庸关”,我讨来原件,设为电脑桌面欣赏。


那摄影作品直观了“迤逦”“壮美”,虔诚的咔嚓者追光、追景,“无敌兔”全画幅功能再彪悍,快门键也在人指头下——唯那样的时刻与视角,才逮得住“万里长城”的神。慷慨的取景、恰好的日照消弭了时间对长城的蚕食,险要的灰色龙蛇卧于青蓝天地间,历史课本里描绘的“雄关漫道”依然,隔着屏幕,你忘记了“惆怅梅花落,山川不可寻”。


碰到东北游客《庐山恋》电影场景式发幽情是在八达岭,那里的长城是居庸关长城前哨,通常被赋予“险峻”的标签,与之相对的是慕田峪长城,被概括为“秀美”。慕田峪商业开发和近期修缮的程度均不及八达岭,游客相对少,更受我青睐。同为明长城,墙砖方块间的白灰勾缝并无差别,甚至,同昆明圆通山动物园内残留的那段明城墙也无多少不同,那白灰的脱落、淡褪,沿途间或的霉苔,城墙那边的荒草……提醒人眼前的长城不过是景点,超期服役N久、改为他用的景点。


有游客借助搭乘缆车、索道直抵烽火台以提高游玩效率或节约体力,我想象他们中途的视角,那种俯瞰与一只鹰的有没有区别?


那只鹰其实属于假设,真实的它存在于云南红河撒玛坝梯田的上空,我在慕田峪看到的,是一只乌鸦,因其翕张双翼、御风滑翔时始终一语不发,不似妹妹位于铁狮子坟的寝室外那一只又一只持续聒噪的家伙,由是,在人心里,它顿时具备了庄严的气质。


有游人倚着箭垛摆造型拍照,为自己的“好汉”身份留下铁证。平缓梯道上,小孩子咿哩哇啦着奔跑,身后是追赶的大人,学龄前儿童尚未携带历史的烟尘,便没了禁忌、敬畏及安全意识。我的偏见旋即经受到挑战——有青年游客索性翻身到箭垛上留影,更有中老年男女音量不低互唤着“亲爱的”,女方娴熟地指导男方如何把勉力风情的自己咔得更靓。


景点。


文艺作品里,长城则是伟岸的象征,“血肉长城”“民族脊梁”。一度盛传物理的长城可自月球上望见,迄今有人坚持宇航员杨利伟表示他并未从太空见到长城,不过是因为他远眺的位置、角度不合。


妈妈曾在北戴河见过一尊汉白玉孟姜女雕像,立在一间贞女祠的院内。“咯有游客,女游客跟那个像合影?”我好奇。


“你说唻?”妈妈用反问给出了答案。


游客只忙于“我留影故我在”,让人忆起儿时听过“孟姜女哭长城”故事后,每经过一藤葫芦,都忍不住够头去看结果了没,那果大不大,里首装不装得下一名女婴。歌里问“千古绝唱谁人听?”,传说中那“望夫”“尽节”“葬身”的代价、桎梏,苍凉,凄楚,后来才会意识得到。


犹记得离开慕田峪的那个黄昏,边朝山麓行,边想:‪明朝‬的战备超过历代,明长城是“真如铁”的长城,然而,这道横亘中国北方的军事体系,终究没能挡住连天烽火,登景山放眼的崇祯,望得见日光下紫禁城壮观的檐瓦灿烂,可也望得见夜空中星宿变幻的征兆?——他的励精图治,到底收拾不住摇摇欲坠的王朝。而你若碰巧也翻过卡夫卡那篇近似论文的《中国长城建造时》,难说会同意我的感受:卡师赫然用文字自筑了一座Great Wall,百年来世界不同地方读者、学者的心得、研究一遍遍地夯实着它及作者其他作品,抵御岁月侵蚀,印证那则铁律——“好字”,愈加长、久。


其时,橘色天光下远山苍茫,轮廓起伏是大地的呼吸。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