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野靛花十二年一开以纪星次”小识

已有 74 次阅读2021-11-20 21:46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草木, 他者, 道学, 野靛花, 物候历


整理箱柜,见阿侬家母亲赠她的哈尼嫁衣,自纺自织自裁自缝,芬芳从未消散。摩挲,指尖指甲缝会被染蓝。她好奇那清香和藏青的由来,“野靛花”?

收在《云南备征志》里的《云龙记往》拢共14页,清人王凤文撰,自序里言是根据同为清人的董善庆一卷《云龙野史》删正而成。“野史”讲的是“野夷”故事,王凤文、董善庆,前者是汉人官员,后者是重度汉化的白族教师,《云龙记往》通篇汉族精英叙事,“他者”眼光写就。

文中最“诗意”的,恐怕要数那句对布朗族物候历的记载:“梅花岁一开以纪年,野靛花十二年一开以纪星次,竹花六十年一开以纪甲子”。无论按木星12年之公转周期依次排序的“(地支)星次”,还是依天干地支进行次第相配纪年的60组一轮“甲子”,皆汉族民俗。读来浪漫的表达,是少数民族与主体民族风习间的耦合?抑或改写?

《云龙记往》里称傣族为“摆夷”,称阿昌族为“阿猖”。“摆夷”称谓系清代、民国年间的用法,来源大约是微调后的汉字记音的彝语——彝人唤擅长种植水稻,兼临水而居所以渔业也旺的傣族为“拜夷婆”。古汉语里“猖”“昌”异体,屈原《离骚》里叹“何桀纣之猖披兮,夫唯捷径以窘步”,也作“昌被”,说的是“凶猛”,“猖獗”“猖狂”等等当然与褒义无干——“阿猖”之“猖”字里那个反犬形旁,不可谓没有偏见。

先秦古籍《山海经•大荒东经》里写不娶、不嫁之男女,因精气感应、魂魄相合而生育孩子,繁衍后代,荒诞却天真、美好,自然而然,“伊甸”气盛,依稀“精神侣伴结合”的意思。类似经历移植到/发生在云龙“甸”,怎就惹出一个因被追问孩子父亲是谁,孩子母亲“不能自明,饮毒死”的哀恸结局来?

云南是什么地方?!边民是何许人也?!

况先民。

《云龙记往》里某些段落读得她禁不住“哈哈”——董先生、王先生,实在道学得紧。Cow~ 

再说“野靛花”。

阿侬老家与她的故乡同在红河流域,年平均气温与滇西云龙一样16°C左右,日照厉害,地理上,河谷也多,于是,植物种类不免交集。她猜那件乌青色嫁衣用“野靛花”染成,并非臆断。

她不认识漕涧的布朗同胞,遂联系了施甸的布朗族兄弟,打听可知“野靛花”为何。答从小到大未曾听闻,又代她问老辈,也认不得。她和他结识于腾冲山间,萍水相逢,另一个故事。

她翻大理人笔下的“野靛花”,寥寥几处提到,没有半句描述。

她查中国植物数据库。以“野靛”为名者——

爵床科里的“滇野靛棵”,有花淡紫,一年生匍匐草本。

爵床科里的“鸭嘴花”,花冠白色,带紫色或粉色纹路,每年春夏开花。

唇形科里的“刺蕊草”,雪白或淡粉或浅紫的顶生或腋生穗状花序,每年春夏开花。她最常见的一种“下级”——广藿香,可以栽了来煮鱼。

若论花色本身,“滇野靛棵”“刺蕊草”均有“靛”之元素。对了,在云南,傣族、彝族、壮族、苗族、哈尼族、基诺族,都会拿刺蕊草当药。

另有一种夹竹桃科乔木“蓝树”,伞房状聚伞花序,花期从春直到初秋,一树皎洁或乳白绽放时,一簇簇秀丽的星星坠在高处。“蓝树”也喊“野蓝靛树”,因其叶片浸水可得蓝色液体,用以染布。蓝树也有药用功能。

并无任何一种花“十二年一开”……

据《云龙记往》载,“云龙”一名,除来自澜沧江上云雾升腾、蜿蜒若龙的形状外,或者又跟一名逃犯的藏匿有关……两个由来,一云一“泥”,一想象一现实,并列书中,颇显“张力”。

她突然决定剔去后一种说法,尝试为昔日那位“追云少年”杜撰出一个故事。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