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丁丁雀

已有 56 次阅读2021-11-25 08:29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白鹡鸰


文字绣成的鸟儿会飞。头一回是在大观河边,后来是在滇池畔、单位里,第一眼,我识出它们,因那飞翔之姿,起伏有致的弧线,若换成音波,一曲悠扬的旋律。眼尖,全赖他人书中功力文字的描述。

图像、影像井喷的时代,有人遗老般珍重精微、潜心的文章,一个个融景、融情、融思的世界,在其间铺展开来,有涯吾生自彼不复逼仄,妙趣横生或波澜壮阔或幽远蕴藉,是想象之翼随那些文字翕张的收获。

记得黑塞,所以在道边认出一株紫菀。记得安徒生,所以在寺中认出几朵矢车菊。记得宫泽贤治,所以在山间认出一片龙胆。绘形绘神,世间唯文字能够做到,“虽然表达,是我唯一磨炼的技艺”。

周日同姐姐、姐夫聊起昆明城区常见的鸟类,身影四处的谷雀之外,戴胜、黄臀鹎和白鹡鸰。“屎姑姑”戴胜、“老倌雀”黄臀鹎不时光临他们家庭院,皆不陌生,“点水雀”或“丁丁雀”白鹡鸰,则需要解说两句。

头覆黑巾、颈系黑围兜、翘着黑尾的小鸟白鹡鸰,落地则尾部上下摆动,似蜻蜓点水,起飞则躯体规则地忽上忽下,动迹若蜻蜓点水,“点水雀”的生动名称由是得来;至于“丁丁”之唤,四川话里,蜻蜓被喊“丁丁猫儿”。我猜,“丁丁”是对如波点水之视觉形象的听觉通感,而“猫儿”,你看蜻蜓圆卜隆冬的眼睛,同擅长wrink的猫咪的眼形交集可甚?

真是提不得。隔日上班,午饭后,濛松雨中,见白鹡鸰自一棵构树上遽然转移到一棵洋槐树上,待我几步赶过去仰望,它觉察到,“丁丁”着往远处去,那里,是我们办公楼下的草坪。

徐徐踱到草坪,它还在,雨雾把它短暂的叽呤声(“鹡鸰”之名或源于此?)给掩去了一些分贝,我都佩服自己彼刻的耳力,捕捉到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白鹡鸰鸣。

希望看得更真切些,奈何人脚步的压强被浸了水的草甸放大了动静,那鸟儿再度飞离,这一回,它的“丁丁”配合着一个急转弯进行,出于慌张?出于炫技?

平素它们在平地上疾行,双足交替前进得快,一种轻盈的紧张。于是,两只细腿因“视觉暂留原理”在人眼里成了两柄展开的折扇,轻、薄地支撑起鸟儿身体。

这世界语焉不详太多,我偏爱丁丁雀的羽色分明。

这世界视听垃圾太多,我偏爱“丁丁雀”的音形义一体。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