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十一月花事

已有 62 次阅读2021-11-29 20:34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园圃之乐, 林下, 在野, 恰佩克某


《恰佩克的秘密花园》里,十一月已然到了改善、松土以备来年的时节,仅源自中国的“印度菊”和樱草花、紫罗兰、玫瑰、紫菀坚持怒放。昆明距离中欧遥远,得高原阳光照拂,此季的花草要斑斓得多。

挥别总是伤感,晓得六倍利是一年生栽培的草本,从未动念莳养。友人记惦我中意蓝花,赠了两棵,阳光和水再充足,来时繁茂的一丛也难逃30来天便自盛而衰。紫蓝小花精致不杀洋盘,非对称的五瓣,上微下硕,微小的两枚如俏皮的兔耳,阔大得多的下端三枚,则似一袭维多利亚时代的裙,袖、裾蓬松华丽。近花心处,雪白上镶明黄,施展凤眼之魅。

“六倍利”这名字,博闻的朋友嫌不够优雅,笑它“吕不韦”得紧,背给我听昔日那濮阳人一连串“耕田之利几倍?”“珠玉之赢几倍?”“立国家之主赢几倍?”的发问。我一个激灵,查了查这植物的拉丁学名——“六倍利”实则“Lobelia erinus”的音译。

也理解友人的品藻。

俗名“黑眼苏珊”的翼叶山牵牛,一向花开得盛,照料需求不高。五瓣五瓣的明黄攀援在北窗下,被毛茸茸的心形叶片簇拥着,给随冬而渐渐抵达的寒意里兑上好些视觉的暖。

俗称“猫爪草”的云南唐松草,蓬勃得令人忆起艾芜笔下的“野猫子”。根本不理会天寒、雨来,它们玲珑风铃般的小“花”径自怒放,毫无倦意——那四五瓣粉紫,其实是萼片。

唐松草是我们家一众植物中最挨近斑马的。

大丽菊挑战季节似地开放,一再延宕主人收藏它们根茎来年再种植的行动。大丽菊花有种手工折纸成品的质感,瓣多且密。我偏爱的花色,是那种过渡效果的,使得热闹有灵动可言。热衷辟出园圃种植包括大丽菊在内的黑塞说:“当农活是游戏的时候,的确是很美妙的,可是当它一旦变成了习惯和职责,那原本所具有的快乐也就消失了......”稼穑和园艺,亲历亲为并追求收获,从来都跟“浪漫”关系不大。相较黑塞先生的常年大面积劳作,我在袖珍花园里的东整西整、持之以恒,到底只是认真的游戏。

提到黑塞,再来讲讲窗下的另一种“黑塞之花”——龙胆。它也被我唤作“银河铁道之花”,第一次“见”它,在宫泽贤治非凡的《银河铁道之夜》里。

龙胆也是礼物,还是因其开的是蓝花。这“岩间宝石”已是人工培育成,花型稍秀丽过从前我在梁王山上邂逅的那些紫、蓝、粉花。我猜宫泽贤治安排龙胆花出现在他童话里,因为秋冬时分遍及一定海拔的山岩上的它们,瓣上袖珍白斑,星星点点汇得成银河的浩瀚?

龙胆花是直观的晴雨表,阴雨则紧闭,逢日光绽开,枕着夕阳余晖入眠,永远幽静、淡雅在大地。黑塞毕竟诗人,写这花儿的蓝,用一句“天空似在你的花萼中沉迷”。

单瓣柠檬黄和重瓣浅粉,两蓬“玛格丽特”木茼蒿仿佛不让同科的大丽菊专美一般,一直一直热烈地吐蕊。再加一盆袖珍金鸡菊,各自芬芳。

虎刺梅和三角梅都同“梅”无干。不知它们名字里带“梅”,是否因为它们同样具备傲霜的秉性。大戟科的虎刺梅,自到来便无停歇地妍丽着鲜红的花,二歧状复花序,把绽放变成一种旋出。这植物的另一个俗称是“麒麟刺”,老虎或麒麟,都是猛兽,虎刺梅茎上的锥刺,是亮在明处的君子的软猬甲。“叶子花”这学名揭示三角梅花的本质——那色泽、大小远远醒目过原本的顶生花的,其实是它们的苞片。

若阳光、水土恰好,三角梅的苞片“花”可以悬满枝头。诸种苞片颜色里,我不太喜欢紫红,觉得它莫名泛着晃眼的金,那种紫药水涂抹到伤口后氧化成的效果。家里这棵玫红苞片的三角梅是从前的邻居叔叔送的,他一向热衷侍弄花草,对我有个“见多识广”的错觉——他提起他父亲当年念书的地方,据说只有我听说过那所金陵大学并晓得是很出色的教会高校。

哪来的“见多识广”?碰巧认得罢了。

叔叔还送了一棵罗汉松,声明这品种并不值钱,但觉得松这东西同我很配。自然造化,“值钱”与否的衡量标准何须在意,我只相信:心仪即无价。

开野了的香雪球,天知道当时买下它完全图那银边叶子的可观。现在,它们花开一簇一簇如皎洁的绣球,几乎掩住了叶子,蜜甜馥郁的洋溢,惹得蜜蜂不时来探勘。

早起浇水,摘过残花,起身,见窃蓝空中缀着一些轻薄的云,突然开始思念藏在远山的那些花儿,此季盛开的冬樱、牵牛、紫菀、野龙胆、野茼蒿……还有真正的蓝雪花(而非蓝花丹)。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