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神话的重述

已有 69 次阅读2022-1-20 21:49 |个人分类:无知才读书| 荷马史诗, 李碧华小说, 开天辟地, 云南故事


黄灿然修订了《伊萨卡岛》译文,不及从前那一版。

听师父惋惜两位高产作家没有如他建议把云南民族、民间神话传说作为题材资源,她心想:谈何容易?

她记得蒋印莲老师铿锵说起老盲人荷马,她记得张福三老师悠悠辨析大力神盘古……常人眼中晓畅简单的神话传说里,实则包含着幽暗混沌丰厚的古典想象,神话的重述,远不止于文学事,历史学、民俗学、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博物学、哲学……都有份儿。一个现代人要多谦逊与冷静,才能从那些家喻户晓的非凡故事里,尽量剥除后世汉族文化精英颟顸搀兑乃至改造出的儒家理想、纲常思维,触摸原初的神话精神,进而以恪守“合适、合理、合情”原则的重述,传达自己对时代直至对自身的理解?

她晓得自己做不到,但还是试了试,怀着觊觎之心。

她飞快读完《碧奴》《人间》和《格萨尔王》,为那个“重述神话工程”里的几位作者排了个座次:阿来>李锐蒋韵>苏童。苏童真颠覆,蒋韵伉俪的叙事人称用得好,阿来的结构和文风最出色。

她购得电子版的《云南备征志》(道光本)和《云龙州志》(雍正本)的影印本,真不巧,她要找的蓝本被扫描漏了,只得再去查《大理丛书》。

她见过去的刻本中“摆夷(族)”的“摆”字、“阿昌(族)”的“昌”字都是“犭”旁,讪笑起来。

她核实“摆夷”除去傣族,是否还有可能是对比如白族、彝族的古称、讹称或混称。

她读傣族在大理地区聚散、在云南境内迁徙的资料。

她笔记自血缘群婚而对偶婚而一夫一妻制,傣族的婚俗嬗变经过漫长历程。他们的丧葬,视不同地区,讲究有别。

她推敲哪些地方可以编织情节,合理地“高于生活”,让情感的赋予,具体的取舍,人物的塑造,及至“树”“水”“云”“石”的调动和每一处修辞,留下此时此刻的印痕。

有些“合适、合理、合情”的印痕,是退而求其次的结果。囿于篇幅和目标受众。

欲念与信念,善良与邪恶,惩罚与褒扬,物质与精神……文明,总要在每一个故事里获得其应有的位置和功能。刀耕火种、披荆斩棘、跋山涉水……邈远的种种,与今天保持着联系与同质,尤其人性,诚如阿来《格萨尔王》里那句“当初,在人神合力的追击下,魔差一点就无处可逃,就在这关键的时候,魔找到了一个好去处,那就是人的内心,藏在那暖烘烘的地方,人就没有办法了,魔却随时随地可以拱出头来作弄人一下”。

遂有梅尔·吉布森执导的一部电影片头那句引自哲学家、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世界文明史》中的概括:“一个伟大的文明自身衰亡只能始于自身内部”;有《云龙记往》中的结局之一:“(阿苗重孙)戛登传十余世皆为总酋长,至屏喇威名愈盛。当蜀汉诸葛丞相南征孟获败兵迷路至此,与土人语及汉人姓氏,屏喇效之即以喇为姓,夷人亦各自取姓。屏喇传四五世至喇乌,嗜酒色,阿猖有祝洞者,其妻美,杀而夺之,洞弟祝美纠各酋长袭杀喇乌,焚其居,尽杀其亲族,阿苗乃绝”。

那电影的名字,叫做“启示”。

整理、甄别、钻研、创造,这是神话重述者的志向。她自己偏狭视野里有三份示范:卡瓦菲斯的《伊萨卡岛》《特洛伊人》《在海港城》等等,李碧华的《青蛇》,鲁迅的《故事新编》。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