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分享 赝品•雪山•一诺
盲刺客 2019-8-22 00:28
赝品•雪山•一诺
南京的朋友游过沙溪,说不虚此行。不虚,因为那里的商业化程度依然有限。 又暑期,飞机、火车的直接,加上已久的口碑,大理、丽江始终是云南境内集聚游客更多的地方。丽江我没到过,别人问起大理玩耍攻略,也只能简单提醒两句,比如,逛古城的话,捡不那么热闹的街巷走走;留心莫被无良客车拉到售票 ...
个人分类: 安步以当车|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一)
盲刺客 2019-7-31 23:09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一)
33.《英格力士》,王刚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版。 “一个人应该有理想,就像一个房间应该有窗户一样。”这句子我转述过几次,当发现“理想”已经需要被特意界定以区别于“欲望”后,就不再转了。得知陈冲把这部长篇拍成了电影,取出复习。 一个令人哀伤又悄然获得激励的成长故事。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煮早点•研讨会•火把节
盲刺客 2019-7-30 23:24
煮早点•研讨会•火把节
清早烫碗米线,似乎成了一种周末的仪式,需出门工作也没打断这习惯。并且自己喜欢现时去称米线及绿叶配菜,新鲜、清爽。 DIY免了店家那样的成本计较,用韭菜薹作点缀会增加美味。依托着交通的发达,菜街子上可买到蒙自米线,这无异于一向嫌酸浆米线酸、干浆米线硬的人的福音。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3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这些具有质感的意味
盲刺客 2019-7-25 21:30
这些具有质感的意味
同事邀观一个影像展。读到展讯,心里“哈哈”——春天的时候,我撺掇她一道早退了部门活动去听这位作者的讲座,关于摄影家寇德卡。 展品包括两部分,静态图像和动态音像,它们,被囊括进“在光的幽暗处”这个名字。现场欣赏了32幅照片,之后又在线看了三部视频。 关于摄影。虎良灿先生的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4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密西西比河,往昆明淌起
盲刺客 2019-7-24 21:57
密西西比河,往昆明淌起
坐在临河窗下,从铅字里读见金沙江、澜沧江、雅鲁藏布江……它们千姿百态,段与段、季与季间迥异,别于我身边这条终年滞重、浑浊的河。它们统统在远方,真正与你面对时,会用陌生与熟悉相化合成的奇异感受让人静默。参与累积这“熟悉”的,当然不止于别人文章。 布师把 《密西西比河某处(一)》 打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4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某叔的故事·傅菲的故物
盲刺客 2019-7-23 09:59
某叔的故事·傅菲的故物
有位叔叔“改非”,电话去邀喝酒:“看你喈咯方便?可以呢话,府上附近哪点儿合适?反正就是不消开车。其他地方也可以,你喈定!” 碰面,叔叔问:“咋个想起来……?” “老早就要搭你喈聚聚,只是从前看你喈太忙。一直想当面说声‘谢谢’,这些年来那么关照。” “‘关照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5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氵氵氵
盲刺客 2019-7-21 13:55
氵氵氵
《百年孤独》里有一场漫漫的雨,施暴,也预兆。连下四年十一个月零两天的情形,叫人忧惧。 狂雨再度带给世界的动乱、伤害,在本地新闻标题里触目惊心着。周末一如既往早起,透过微雨之帘望见的远处氤氲、近旁滴翠,是昨夜滂沱的“附赠”,然而换一户人家,也许已是无暇更无心思环顾的哀恸。叹一口气 ...
个人分类: 采绿&采蓝|4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买菜·八仙·酝藉·登月·泽国
盲刺客 2019-7-20 22:55
买菜·八仙·酝藉·登月·泽国
前几天到篆新农贸市场买菜,见有人一路咔嚓,多瞥了一眼,呀,《云与大气现象》的作者之一王辰先生,来云南观云看花?“读其书诵其诗,而不必识其人”,见他拍了些可食用花,又去拍菌儿,我继续往前寻卖山药的摊摊。 市场里售脆山药的多,卖糯山药的,不过两家,且非天天都在。脆的炒芦笋,悦目又可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4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且作“五湖”看?
盲刺客 2019-7-16 22:36
且作“五湖”看?
到从前的庾家花园看展览。拍照者远多于观看者,包括我自己,偶或也会摁下快门。 别于根雕的因物赋形,盆景里的花木,多是“病梅”一番而成。想到此,不由得对“风雅”二字缄口。但也知道将园艺、美学、文学等等融在一处,加工出一件搁放案上、窗下的山石盆景,属于“心远地自偏”的一种表现、一种创 ...
个人分类: 安步以当车|4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就是“字”这个字
盲刺客 2019-7-15 23:56
就是“字”这个字
“不怕!消肯学习,不只会吃吃喝喝就可以!”食堂里嘈杂,听到电话那头大意如此,当有前辈邀我参加一次文字考古活动,我连连表示“我完全是门外汉”后。于是寻了论文资料浏览,又取出两册“识字”书。每晚睡前读一篇、三两则,不知不觉就翻完了。 写小说的高晓松跟写歌的高晓松水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34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