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置顶 ·分享 “四有”& 代课
盲刺客 2020-3-13 15:36
“四有”& 代课
有还是无?厚此或彼?总归,在乎信念。 最好有点钱。至于“有点”是多点?一能保障起码“一箪食、一瓢饮”的基本生存需求,二能支付必要的医疗和值得的教育,三能维持日常的休闲、社交,此外部分,乐善好施或理性投资都系个人自由选择。鲜有人会天生抗拒广厦、华服与美食,只不过当生命的底牌翻开,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84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缘:作者读者,相互的选择
盲刺客 2020-8-3 23:43
缘:作者读者,相互的选择
一名动笔并非轻率的作者,总会期待至少一名诚恳、公正的读者吧? 我背过“诗无达诂”的定义,也勇于在练笔时实践“接受美学”的“填空”,读了三遍周玮老师 《雪山间的浪游者》 (https://weizhou15.wordpress.com/2020/07/28/%e9%9b%aa%e5%b1%b1%e9%97%b4%e7%9a%84%e6%b5%aa%e6%b8%b8%e8%80%85/)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2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想拥有那本《平安经》的Mobi版
盲刺客 2020-7-29 13:51
想拥有那本《平安经》的Mobi版
浏览了网上现有的《平安经》图片,觉其由极致的空虚、不迫的粗劣所汇成的自若、纯粹之壮大。说它无聊,但那文本本身不是远远真实过许多擅长自导自演、指鹿为马、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的信息么? 好奇署名作者的那个人,缘何将所谓“平安艺术”坚持至成为近日新闻焦点的。那些环绕他的谄媚喧哗、那股势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2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玉珍”的缅怀曲 & 乔阳的“雪山间”
盲刺客 2020-7-27 18:26
“玉珍”的缅怀曲 & 乔阳的“雪山间”
一直以为“孝”不过“教”的声旁,直到听老吴讲解。侄女不解为什么有人在朋友圈发完爹或妈或老爹或奶的讣告,次日照旧晒吃晒玩,答:世界提了速,悲伤变得很短,遗忘来得太快。 老吴提到古早有辞官回乡侍奉年岁已高的父母的规矩(不同于“守孝”),一般三年。三年,正是婴孩出生后需要父母全方面照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47 次阅读|2 个评论
分享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九)
盲刺客 2020-7-27 18:22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九)
“白”皮书。 71.《朋友是最后的故乡》,于坚 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作为诗人的于坚,有位兄长说他自1990年代开启了“语言暴力”;作为散文随笔作者的于坚,他能平衡地融合辽阔与精微、狡黠与朴实、大跩与谦卑、超拔与深情,不时的诗笔绊住读者目光、放飞读者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2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微信时代,倒计时中国版《诗的锻造》
盲刺客 2020-7-24 21:43
微信时代,倒计时中国版《诗的锻造》
(作者应当是银杏文学社某任领袖之一。不知不觉被我存了那么久) 会议间隙,邻座打听经历,又介绍她自己是81级的。“喊(昆明方言,叹词。有惊异、奚落等多重含义)!那么多毕业生,那么多文学社社员,只有于坚、邓贤两个人写出来啦。”她说。 我用毕业后便只狭隘在自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4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这人间的情书:东莞的图书馆、“东方”的“庚”计划
盲刺客 2020-7-22 17:45
这人间的情书:东莞的图书馆、“东方”的“庚”计划
“图书馆里卷帙浩繁的全是情书。”2007年,从刘天昭的博客里读见这么一句。忆起,因 @黄腹琉璃 老师转了一篇标题张力的报道 《葬花词、打胶机与情书》 (https://www.sohu.com/a/408650200_100172001) 。当然,此“情书”非彼“情书”。 时常有人因旁人聚散的信息感慨“我又相信/不相信爱情了”,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4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招呼搊了淌鼻血
盲刺客 2020-7-21 22:37
招呼搊了淌鼻血
绝早发现作为“所有人”之一被某网络写手@了一篇文章,转了格式通勤路上读。这个嘛,有关部门需要管控、规制、结盟资本,尔等乐意接受招抚,各怀心思各取所需就好,煞有介事就整好玩儿掉了,比如对待这篇 《我们向网络小说“借鉴”什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GB/n1/2020/0715/c433140-31785076.h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5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罗荃的卧游 & “卫星”的“捡拾”
盲刺客 2020-7-20 23:35
罗荃的卧游 & “卫星”的“捡拾”
近读两份游记,一是牧梦先生一篇《罗荃半岛随想》 (https://www.clzg.cn/article/204209.html?id=204209) ,二是刘子超先生一部《失落的卫星——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025453/) 。我偶尔草稿一点游记,边敲键盘边笑自己无聊、无谓——当旅游成为一种大规模产业、一项为人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2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酸与“蛇”,或回味与幸福
盲刺客 2020-7-16 22:55
酸与“蛇”,或回味与幸福
即兴炼了一点杨梅膏,顺带着记述一下尝过的酸滋味。云南的伙食,版纳的木瓜煮鸡、大理的酸辣鲫壳鱼、红河的蘸水卷粉、德宏的鬼鸡……汇成纷呈的酸。“杨梅膏”是多年前从中甸一家大理饭馆听说的,见菜街子上有为数不多的野杨梅卖,且快落潮了,突发奇想DIY他一碗。 十年前在那家饭馆的经历,日后给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3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和马可瓦尔多分头吃菌
盲刺客 2020-7-14 21:41
和马可瓦尔多分头吃菌
H提议往马龙买菌,答么是等炼点儿猪油再说。这回复意在缓冲,既然跑一趟,就该多采买些,但我有一年熬通宵拣、洗、炒干巴菌,活计时兴致勃勃,次日踉跄了好几次,留下“为嘴伤身”的明证。偏菌子是须一气呵成加工之物。 2017年初冬蹊跷大病住院,邻床小K先后喊过我“孃孃”“姐姐”和“师母”。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72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