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分享 谢五言如~
盲刺客 2019-6-19 00:05
谢五言如~
个人分类: 采绿&采蓝|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闲敲棋子落灯花
盲刺客 2019-6-18 23:55
闲敲棋子落灯花
一“叠”封面清秀的“山里来信”,那天我在“铁路”主题奥特莱斯街区的“設”书店遇到,等的人还有一阵子才到,忆起这书得过@黄腹琉璃老师好评,遂克服了对精装本的介意,买下翻读。 全书三辑,其实都跟“故园”有关——那些写“北京四季”的文字,不时,作者思绪也因眼前的草木而荡回家乡、往昔。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白云千载空悠悠?
盲刺客 2019-6-16 23:32
白云千载空悠悠?
杀手也有小学同学。《大河唱》导演之一和渊是我妹妹的同学,又算我师兄。关系有点儿乱,确凿无疑的,是和师一直在创作纪录片,我们,一直在关注纪录片。 “和故乡一起摇滚”是促销的宣传语,面对哈佛大学讲座上听众“篡改”的质疑,将民谣结合进摇滚的苏阳说自己生活在当下。这个回答或许可以解释与 ...
个人分类: 无聊方观影|1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20190616
盲刺客 2019-6-16 12:53
20190616
“孩子最初爱他们的父母,等大一些的时候就会评判他们的父母,然后再大一些的时候,他们会原谅他们的父母”。王尔德说的这三阶段,我已经历。 “爱上年长自己一截呢人,还不是因为恋父!”我听见她们在议论谁谁,不擅长争论,只笑一笑,任世界被弗洛伊德统治。 “多年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莫奈”的花儿们
盲刺客 2019-6-16 12:45
“莫奈”的花儿们
百看不厌的“莫奈的花”,荡漾在滇源镇上一沟清渠里。 有阵子迷恋那镇子的一条笔直大路,兜绕过许多山道才能抵达。路旁多是钻天的黑杨,除去冬季,叶子常用哗啦作响勾勒风的形状,阳光下,巴掌大的银币悬满树梢。这样的路上走,人会相信自己踏进了列维坦的画。待秋尽,光秃的枝干专心注目天空,萧瑟 ...
个人分类: 采绿&采蓝|1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蹦擦擦·布袋戏·甲马纸——媒介中的故乡
盲刺客 2019-6-12 23:45
蹦擦擦·布袋戏·甲马纸——媒介中的故乡
推荐苏阳一曲 《贤良》 给我的小朋友告诉说“苏伯伯还出电影啦!”,查了查,说的是一部《大河唱》,呀,原来 和渊 参与了执导,“苏伯伯”则是这部音乐纪录片的音乐总监及主要拍摄对象。 “苏伯伯”唱 “李大爷的学习嘛真正地强呀 / 上了一个大学嘛上中专 / 哎咿呀咿得儿喂 / 哎咿呀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名字
盲刺客 2019-6-9 14:52
名字
同学归还《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时,评价这书“语言滔滔,读了人囫囵吞枣、不甚了了”,又说:“有几处,反应不过来是哪样意思,比如你勾画呢些地方。” 看到其中一段,笑起来:“我也拿不准自己呢理解咯合,只能试的起讲讲。” “我渴望有人暴烈地爱我至死不渝,明白爱和死一样强大,并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2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七月的叹息
盲刺客 2019-6-8 23:05
七月的叹息
那时候常见的水磨石地面,哑光,记忆里却被镀上了恍若自流平的明亮,映出我斑驳的青春。当年昆明七月的7、8、9三天,雨来雨往,铁灰色的云,把天空压得很低。之后,我们那所高中把某人高考公然迟到的教训作为警示流传开来,至少,小格听过,華同学听过,妹妹也听过。 我气喘吁吁冲进八中考场,因为自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22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昨天我养的青蛙去世了……”
盲刺客 2019-6-7 21:55
“昨天我养的青蛙去世了……”
“昨天我养的青蛙去世了,这使我很是消沉。”早起,收拾、采买。商量过,今年不吃粽子,一切就简单得多。人于是很快又坐回窗下,继续读小朋友送的一部“按需出版”小说集。 昨傍晚地铁距目的地还有三四站时,翻见下一篇小说有个“反《局外人》”的开头,我决定先合上书本,得闲再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2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风中之烛
盲刺客 2019-6-4 23:23
风中之烛
上个星期卢师傅发现Emoji里出现了白色蜡烛。“配合下周二《切尔诺贝利》最后一集的更新吧?”想了想,我说。 1990年前后发生过许多事情,苏联解体是其中一桩。地理学得不好,若非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国籍,我只知有俄罗斯、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白轮船》的“老家”。S. A.阿列克谢耶维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23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