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置顶 ·分享 “四有”& 代课
盲刺客 2020-3-13 15:36
“四有”& 代课
有还是无?厚此或彼?总归,在乎信念。 最好有点钱。至于“有点”是多点?一能保障起码“一箪食、一瓢饮”的基本生存需求,二能支付必要的医疗和值得的教育,三能维持日常的休闲、社交,此外部分,乐善好施或理性投资都系个人自由选择。鲜有人会天生抗拒广厦、华服与美食,只不过当生命的底牌翻开,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7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有人从未出走——访小李
盲刺客 2019-9-10 23:50
有人从未出走——访小李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王锋一篇后记的标题,近年流传蛮广。 辗转认识小李几年,打了两三回交道,读过他八九篇文章。最近陪小朋友去拜访东方书店1926,请他作为负责人给大家上一“课”。被雨耽搁一阵,到得迟了,快抵达时,远远见一个赶回书店的身影,我禁不住招呼:“小李!”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92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邂逅“威伦道夫的维纳斯”
盲刺客 2019-9-1 20:10
邂逅“威伦道夫的维纳斯”
许多年里,我自惭形秽。呆笨、沉闷、丑陋,以及被自幼常年服用麦乳精缓解膝盖酸痛所参与促成的一身赘肉……直至前两年,才从这泥泞中慢慢走出,亏得一段不快经历。她对你的相貌评头论足,她对你的生活指手画脚,当你沮丧、自卑、委屈、心烦意乱,“验证”了她的负向预言,她付出的,是自以为是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1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更好的恭维
盲刺客 2019-8-29 07:07
“我认为,若是仰慕一个人,就应该理智地评价他,比起像醉汉沉迷于酒一样盲目崇拜他,这是一种更好的恭维。”有长辈做得到认同毛姆这说法,电话来讲听了她意见后试着写了两篇风格有别过去的文章,请给看一看。又说:“有个老家施甸呢小伙子,他呢小说认不得你咯读着?他是王安忆呢学生……”长辈说出那位作家名字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1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污名
盲刺客 2019-6-24 23:35
污名
同学问:“你讲起来海菜花,还因为不爽那组泸沽湖呢漂亮图片着拿‘水性杨花’这种名字疯狂传播吧?” 唔。到底是老相识了。 哪怕当地确有“水心扬花”之说,也谐音得实在不甚高明,何必群体性暧昧地津津乐道? (好端端的无瑕,被猪些给拱了……而这说法,是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2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蹦擦擦·布袋戏·甲马纸——媒介中的故乡
盲刺客 2019-6-12 23:45
蹦擦擦·布袋戏·甲马纸——媒介中的故乡
推荐苏阳一曲 《贤良》 给我的小朋友告诉说“苏伯伯还出电影啦!”,查了查,说的是一部《大河唱》,呀,原来 和渊 参与了执导,“苏伯伯”则是这部音乐纪录片的音乐总监及主要拍摄对象。 “苏伯伯”唱 “李大爷的学习嘛真正地强呀 / 上了一个大学嘛上中专 / 哎咿呀咿得儿喂 / 哎咿呀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4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名字
盲刺客 2019-6-9 14:52
名字
同学归还《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时,评价这书“语言滔滔,读了人囫囵吞枣、不甚了了”,又说:“有几处,反应不过来是哪样意思,比如你勾画呢些地方。” 看到其中一段,笑起来:“我也拿不准自己呢理解咯合,只能试的起讲讲。” “我渴望有人暴烈地爱我至死不渝,明白爱和死一样强大,并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2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黑色毛衣通了洞?
盲刺客 2019-6-1 23:35
“依然饭特稀”,一块悬在蒙自南湖边某条小街上某家小吃店门楣的店招,看得人忍俊不禁——那张专辑的名字遭如此解构?! 在TS大念书时,LB先生招呼到“万人坑”午餐,看着食堂一隅的屏幕,老师说:“不明白你们这些小姑娘,怎么会为一个长得歪瓜裂枣的家伙尖叫。”——正放的那首MV,《黑色毛衣》。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2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松桂
盲刺客 2019-5-26 07:40
持续的高温无雨,让人想起松桂。“松桂”这地名,后来我才意识到大约也是汉字记下的音节,彝语或白语,初听到时,只心里嘀咕“名不副实呀”。 过了20岁,人明显感觉时间开始大步流星继而狂奔、冲刺。一种解释是,20岁时,一年尚且占你一生的1/20,40岁时,便不过1/40了。昆明到保山的车程六个多钟头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6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我还记得他写过的盐
盲刺客 2019-5-19 21:47
我还记得他写过的盐
妹妹到上海工作,聚故旧,说也见到了老陆。 “他咯还写呢唻?”我关心。 “怕他难受,我冇问。” 这答复,这答案。 老陆是当年BNU名噪一时的校园诗人,妹妹来信抄过他一首诗,我记住了。写的是盐。背过“吴盐胜雪”,也想象得到按“一花一世界”的套路可以布置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03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听谢有顺
盲刺客 2019-5-18 23:00
听谢有顺
往花街买营养液,过文庙直街时,有人喊我名字。是H先生,笑着说:“迟到喽!” 还来不及发现我的讶异,他手机响了,那当口,我瞅见前方“易拉宝”上宣传的谢有顺讲座信息——H先生以为我参加却来得晚了。挂上电话的他,继续道:“谢老师会留好多时间跟大家互动,今天应该收获不少。”于是,我咽下了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81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