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分享 辉哥
盲刺客 2018-6-15 11:02
后来她升入大学,第一次到圆通北路的东二院宿舍区,见院门口有家悬了金字店招的天缘饭店,怔了怔,意识到自己是这世界上为数不多认得这名字由来的人之一。不知其时饭店易过主人没有,“天缘”跟最初那位老板家儿子的乐队同名,缩略了的“天赐良缘”。那个玩乐队的男生,当年,很多人叫他辉哥。 从小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46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难道现在编辑们都是不读书的吗?”
盲刺客 2018-6-6 16:15
“难道现在编辑们都是不读书的吗?”
近日,某曹姓传媒从业人员肆无忌惮剽窃(微调、拼凑)多人作品开专栏、出书并因此职业进步一事儿,在新浪微博上受到关注。@黄腹琉璃老师识出其《万物赠我浓情蜜意》一“书”连《自序》都抄袭了阿城后,问:“难道现在编辑们都是不读书的吗?” 编辑们读书做什么? 任何一份职业,从业者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30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思君
盲刺客 2018-5-23 21:10
思君
昨晚出地铁站,原来城区落了雨。用手探探,若有若无的水滴,懒得撑伞,快步往家。雨夜里的街道,少了平素喧嚣,忍不住撮起唇来吹一首《微风细雨》。上一回吹,已是十岁那年。 清迈美萍酒店1502号房间,H姐姐往泰国旅行时专程前往参观之处,那里,是邓丽君生前最后的栖所。1960年代生人,在他们的青春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1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亲爱的敌人
盲刺客 2018-5-17 23:41
亲爱的敌人
下班侯车时和同事聊天。同事病愈有一阵子了,叮嘱我一些健康方面的注意事项。她提到许久没去西山,神情间流露出向往,我嘴巴快过脑子,问了句“么是我们各自安排一哈,今天就爬它一截洗洗肺?”。 于是,倒上了地铁3号线。在车厢里相视笑起来——长我十岁的同事,干脆地响应了日落前登西山这一“二四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2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妹妹——5.12前夕记
盲刺客 2018-5-11 21:45
妹妹——5.12前夕记
少幼时聪慧乖巧的优等生是妳,成年后擅长一次次做出“鲁莽决定”的家伙也是妳。 我钦佩妳有着智者兼侠客的呼吸节律,迄今已活出了宽度两倍于我的生命。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8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如相晤对
盲刺客 2018-5-10 23:27
如相晤对
沈从文离开,30年了。 总有一些因际遇偶得的印象及感悟,一层一层,覆雪般叠成某种必然。比如沈从文在20岁时成为年届不惑的湘西王陈渠珍手下一名文书,为他日后进行文学创作,与后半生“转业”从事文物研究,埋下了伏笔。 当这位长官一间屋中楠木柜里积作小山的宋明旧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2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幸得笛尔慰平生
盲刺客 2018-4-25 23:42
幸得笛尔慰平生
老朋友,是中年人才有得起的财富。你知道自己之于我有多重要?在我们一次次隔空一道怀念未来的时候。世界广大、拥挤,长于敬慕他人的我,一生的坐标经纬却只参照几个人建立,因为与你们彼此激发、声援和慰藉,真切,有效。 成人世界里,天真即过错,许多时候,我们埋头扮演社会安排的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47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书到今生读已迟”
盲刺客 2018-4-23 23:00
“书到今生读已迟”
可能吧。 不过…… (旅途中邂逅的纸质阅读者们) (小小纸质阅读者 @ 马尔洋。Photo by 布同学) (纸质阅读者 @ 台北牯岭街。Photo by 牧同学)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206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几面
盲刺客 2018-4-23 22:44
几面
初见牧梦先生,在嵩明滇源镇。碧水青山间,听人介绍,忆起之前自网络上读过的他文章,《器物·筷子》《钛白》两篇印象尤其深。“读其书诵其诗,而不必识其人”,笑笑,算打了招呼。晚餐时,恰好邻座,他问了问我从前念书的地方,原来是学长——他曾在工作之余到某专业深造过,我敬重的业师也是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3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EPITAPHS
盲刺客 2018-4-6 21:32
EPITAPHS
昨天读到一篇盘点名人英文epitaph的文章,比较喜欢这三位的: “ I HAD A LOVER’S QUARREL WITH THE WORLD. ” 来自罗伯特·弗罗斯特,并仿佛印证着他自己的一句定义——“所谓诗,就是翻译之后失去的东西。” “ Cast a cold Eye On Life,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121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