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置顶 ·分享 “四有”& 代课
盲刺客 2020-3-13 15:36
“四有”& 代课
有还是无?厚此或彼?总归,在乎信念。 最好有点钱。至于“有点”是多点?一能保障起码“一箪食、一瓢饮”的基本生存需求,二能支付必要的医疗和值得的教育,三能维持日常的休闲、社交,此外部分,乐善好施或理性投资都系个人自由选择。鲜有人会天生抗拒广厦、华服与美食,只不过当生命的底牌翻开,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84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20190616
盲刺客 2019-6-16 12:53
20190616
“孩子最初爱他们的父母,等大一些的时候就会评判他们的父母,然后再大一些的时候,他们会原谅他们的父母”。王尔德说的这三阶段,我已经历。 “爱上年长自己一截呢人,还不是因为恋父!”我听见她们在议论谁谁,不擅长争论,只笑一笑,任世界被弗洛伊德统治。 “多年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1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七月的叹息
盲刺客 2019-6-8 23:05
七月的叹息
那时候常见的水磨石地面,哑光,记忆里却被镀上了恍若自流平的明亮,映出我斑驳的青春。当年昆明七月的7、8、9三天,雨来雨往,铁灰色的云,把天空压得很低。之后,我们那所高中把某人高考公然迟到的教训作为警示流传开来,至少,小格听过,華同学听过,妹妹也听过。 我气喘吁吁冲进八中考场,因为自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36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暴雨冲洗谁灵魂的底片?
盲刺客 2019-5-22 23:01
暴雨冲洗谁灵魂的底片?
听见远雷,奔到阳台闻有没有土腥。洗发水气息妨碍判断,遂依赖双眼。但人工促进降水并不负责制造天际哪怕一线白光。呆立了几分钟,听觉、视觉和嗅觉交织着一道迎来滂沛豪雨。 想象着社交媒体上的欢呼,也意识到大地被这玻璃竖纹敲击的旋律渐渐缓了…… “在想哪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0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莞尔,莞尔
盲刺客 2019-5-8 22:59
莞尔,莞尔
自竹久梦二那里得了启发的丰子恺,简洁逸笔勾勒出的桃花倒影、孩童嬉戏,却都是温情凝视的结果。看他漫画作品,容易想起倪云林那几句:“兰生幽谷中,倒影还自照。无人作妍媛,春风发微笑。”径自莞尔的,是微风,也是识得兰馨与兰心的人。 下午提到 5月3号是世界新闻自由日 ,小朋友补充,今天也是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25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立夏不下
盲刺客 2019-5-6 16:00
太阳从绝早辣到现在,有农谚“立夏不下,犁耙高挂”,此刻想起,心里叹一口气。 跟立夏日无雨有点儿仿的,还有活生生的灰象成为住宅楼景观这种事情。 侄辈小朋友发一个链接来,别人一篇文章 (https://m.clzg.cn/article.html?id=60445), 有感最近大象频频伤人的新闻报道等等等等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3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别把书轻易送出
盲刺客 2019-4-28 14:20
别把书轻易送出
“Books On The Underground”及其中国版“丢书大作战”是我们会作为案例讨论的营销活动,见今年4.23前后本地也出现了类似行为,这个嘛…… 除去助益工作技能夯实、专业视野开阔的读物,一般情况下,我不向别人推荐或送书。因为此外的阅读功能,要么图轻松消遣,要么讲教育自我,多由私人需求决定。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8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一场巴黎的火 · 一张书里的纸
盲刺客 2019-4-16 23:25
一场巴黎的火 · 一张书里的纸
《巴黎圣母院》里,建筑、历史、文化滔滔不绝,成段、成章。书中有个不显眼处,提到国王的近臣偕一怪异长老到圣母院与克罗德神父切磋星相一类神秘话题,说着说着,那个我并不太憎恶反而颇为同情的克罗德,将目光自手中书卷移至前方教堂,断言后者终将被前者取代。随后,维克多·雨果拿了趸趸一节篇幅铺张克罗德的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3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相机即护照
盲刺客 2019-3-25 11:27
“嗨,当兵的!”整部电影里,我只记得这句台词,被配音演员李梓以磁性嗓音说出,它属于银幕上那位野性美人叶塞尼亚,她和她的族人,流浪四方,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受讲座名称和海报风格吸引,听了一场“自由之子——寇德卡”。虎良灿先生成竹在胸,在台上有序、激情地讲述约瑟夫·寇德卡,一位作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6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方言,方言
盲刺客 2019-3-25 10:55
“喏!”随朋友嘴一努,我望见那妇人。回乡下吃宴席,热闹喧腾里,不期然瞅到这一幕。 没来得及听清她身旁中年男人说了句什么,想来是打趣乃至打情,或许用到乡间俚语,有不甚文明的地方。她顿时“怼”回去:“我体识你得很哪!”我还不知道“体识”的意思,但猜这话似贬实不贬,语肯定意否定实则又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9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
盲刺客 2019-3-17 23:30
“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
“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己亥年初,在友人家见这副春联,想着明年抄一份贴门上。从前有人问起为什么是“桃李春风一杯酒”,原诗我只背过两句,作者和创作背景都不知道,只能顺嘴回复大概它们花期挨近,一艳一素视觉效果参差对比强烈,另外,“后代”也老早早就被文学作品扯上了干系——《诗经》里写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33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