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分享 因“旧”之名
盲刺客 2019-1-16 22:17
因“旧”之名
云南境内,以“旧”命名的地方,从前所知有两个镇子,一是马龙的旧县,一是云龙的旧州。旧县,赏马缨花时曾途经,车窗外遽然而过,远望,跟云南其他地方几无差别;旧州,业已改称“功果桥镇”,十来年前,有位萍水相逢者讲来听过。时空的远离滤去了胼手胝足其间的辛劳或难免烦闷,“美”或许已经过发酵、夸大,那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9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有滋有味,给耳朵给眼睛给心
盲刺客 2018-12-31 23:55
有滋有味,给耳朵给眼睛给心
每年都收得到一份贺岁的数字礼物——牧梦先生发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视频。有点惭愧,因为要么只欣赏一部分就搁下了,要么,看是看完了,却断断续续得意兴阑珊。这回,前辈邀了听“昆明爱乐乐团2019新年音乐会”,兴冲冲前往。想想吧,端坐大厅现场,关闭了手机、摒除掉杂念,一桩“奢侈”的福利!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0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需要排版的工人师傅擦亮每一个铅字再放进钢盘”
盲刺客 2018-12-26 11:11
“需要排版的工人师傅擦亮每一个铅字再放进钢盘”
日常忙于应对的潦草生涯,规定着人一遍遍描红,从里头溜出半天,乐滋滋地为着这个不添加糖分色素防腐剂的下午,有机会触到一座丰富矿床的些微。S师兄是出版家、评论家和作家,从他那里获得的教益,在个人兴趣之外,更有跟职业相关的产业经验。 (乌桕果果!)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8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盲刺客 2018-12-22 07:55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9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露天电影
盲刺客 2018-12-16 14:27
露天电影
(1983年,昆明市民在南屏街头冒雨排队购电影票。) (1986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来访昆明。) (1988年,云南省歌舞团舞蹈演员杨晓燕在“女声杯”春城女子双美选拔赛决赛中夺得“春城小姐”桂冠。) (1989年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1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130亿光年
盲刺客 2018-12-15 07:50
130亿光年
能为麦秸的气息、苞米的纹路、无法舟楫的浅滩、难以名状的矮草命名的人,我尊之为诗人。 阳光灿烂得彻底忘了昨天的阴霾,银杏干净地在蓝天下辟出天堂。一切,仿佛默契着“没心没肺”。 ​​​​ “在醉里醒,在泪中笑!”投递这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3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流星雨
盲刺客 2018-12-14 07:55
它们划过天际,叫人以为是一朵朵天堂的花被一只隐形的手毫不迟疑地摘取,以供手的主人许下一串心愿。那一回看双子座流星雨,还在念书。原打算到时候尾本班女生翻上东二院三栋屋顶,听着隔壁动物园的狮吼望天,碰巧刚拿到驾照的華同学提议不如去凤凰山,那里,是云南天文台所在地。 没有导航的年代,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3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风信子·天边云·盘中餐
盲刺客 2018-12-8 11:40
风信子·天边云·盘中餐
“永夏之城”是小马给昆明取的别称,缘于此地常年阳光倾城,仿拟了“永夏之花”。“永夏之花”是这位好友现居的那座岛上,人们对蓝色绣球花的叫法。 岛上草木葳蕤,新家带一个院子。今年入冬前,他们一家三口在土里埋下一些球茎,其中包括风信子。风信子算小马的“老朋友”,去国后,她每年都会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7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温暖的猪头
盲刺客 2018-12-7 10:48
温暖的猪头
大雪日,本地山茶不会“散火冰雪中”。到单位得早了,池塘边望见层云,穿过小树林,脚下落叶踩得出细微“嚓嚓”,呆了呆脸,往办公楼的路上,想起苏童一篇《白雪猪头》。 讲的是发生在排队买肉时代的故事。那样的时代,我也赶上了一截,念书时,同递这小说来读的老朋友一道感慨了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4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杨草果树不说话
盲刺客 2018-11-16 19:51
杨草果树不说话
“我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写诗、预言或作画,任何人生存的意义都不应是这些。这些只是旁枝末节。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黑塞《德米安》里写。这难说尚在途中的“找到”,有踪可循,曲折艰辛,回头望,一律被回忆镀了光晕。 (这座将拆的教学楼,盛放了她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96 次阅读|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