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枕肱望野云 http://www.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置顶 ·分享 “四有”& 代课
2020-3-13 15:36
“四有”& 代课
有还是无?厚此或彼?总归,在乎信念。 最好有点钱。至于“有点”是多点?一能保障起码“一箪食、一瓢饮”的基本生存需求,二能支付必要的医疗和值得的教育,三能维持日常的休闲、社交,此外部分,乐善好施或理性投资都系个人自由选择。鲜有人会天生抗拒广厦、华服与美食,只不过当生命的底牌翻开,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7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梅花一开以纪年,野靛花十二年一开以纪旬,竹花六十年一开以纪花甲”
2020-7-7 21:28
“梅花一开以纪年,野靛花十二年一开以纪旬,竹花六十年一开以纪花甲”
因COVID-19故,今年高考日期同20年前的相叠。古人或以不同种类的花开轮回纪年,今人如我,高考季偶尔也能成为年轮标志。 我的大学时代乏善可陈,自珍的收获是投契了几位同学、聆听了几位先生、翻了几本书、练了几幅字。“同也不同,学也不学”似乎出自王小妮,我断章取义,觉得它概括了我友人们的各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业务学习,及之余
2020-7-3 17:10
业务学习,及之余
冒雨听一场“仰望苍穹——澎湃数据新闻实践”演说,它集合了“宇宙奇趣”“数据新闻”这两个个人兴趣点。也青睐演说者张泽红女士喜气洋洋的表情和她的宝姿连衣裙,满目西洋滨菊的图案。 《雪崩》至今仍是新媒体新闻作品的典范。 目前国内对“交互”的理解、应用几乎局 ...
个人分类: 春与秋代序|18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梦:局外人
2020-7-2 17:33
梦:局外人
好像是在富源袁家伯母家的小院,也像是在沙溪张家大姐家的后园,正蹲着刨一棵白菜时,身后,有人唤我。 也非名字,而是,我认得那符号喊的就是自己。停了手,起身,围裙上揩揩巴掌,我扭过头。看不清Ta的模样,甚至一时间连是男是女也未知,而那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21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那么
2020-6-28 16:44
那么
被提醒“忙”即“心死”后,有意识地在口头、心理上替换以“勤快”。又一阵勤快后,趁假期往植物园。自然时刻都在创造更新,园中许多与两周前临时翘会来的那次明显不同,人一打量便“走不动了”成为常态。 先至北门,再游逛向东门。衣装轻简的夏季,植物园时段的裙裾,被主人悠缓的脚步取消了轻拍她 ...
个人分类: 采绿&采蓝|27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八)
2020-6-27 09:55
偏爱翻书的荒谬,胜过不翻书的荒谬(十八)
60.《世界散文诗宝典》,楼肇明、天波 编,浙江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 在东方书店一眼望见暌违已久的此书,忙握进手里。最近读完的商禽、林燿德,在其中与鲁迅、列那尔、柯莱特、黑塞、希门内斯、卡尔维诺、博尔赫斯、张晓风、简媜们“并肩”,可惜从前没留下印象。当年,这本书指引我又遇上《胡萝卜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2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商禽的“散文诗”· 小马的“不老歌”· L兄的《将进酒》
2020-6-21 21:12
商禽的“散文诗”· 小马的“不老歌”· L兄的《将进酒》
具体而微的母语表达,得以被超越了常见的取巧、谄媚或浅薄、惰性地领略,遇到读者陈芳明的商禽是幸运的诗人,读见《推荐序》写“至少有两种标签习惯加在他作品之上:‘散文诗’与‘超现实主义’;前者是指形式,后者是指内容。许多读者宁可倾向于相信标签,却懒于阅读他的诗。由于散文诗一词的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2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一首诗的两种结局
2020-6-18 23:25
一首诗的两种结局
赠过我作者题词版《云南记》的师长发来《雷平阳新作五首》,附了一句“圈里都在转,我只能说我真的不懂诗”。 “不懂”,估计是因为乍一看雷平阳的诗和散文并不存在分明的泾渭? “么那些转发者咯评说句把表达赞许或异议?还是就以转代赞?”这么问的我,自己都嫌憨。 ...
个人分类: 无知才读书|32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落落不等人
2020-6-17 22:47
落落不等人
琼者,美玉。 “你不兴尾Qín瑶剧里面呢人一样讲‘好感动’‘好喜欢’‘好伤心’……”说这话的人被我注了星标,一是真听我说话,二呢,他还保持着方音。云南话念“琼”为qín,比普通话和缓得多。最近,我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Qín花。 从前往植物园,因铭牌知道有株琼花的位置,可惜去 ...
个人分类: 采绿&采蓝|3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把这不能说的轻轻唱”
2020-6-11 23:33
“把这不能说的轻轻唱”
“你列的书我都有好好读。” “我认得。文稿里识得出萧红、沈从文、沈书枝、邓安庆……还有一丝丝早年朱天文的影子。你读了《呼兰河传》,将来有时间的话,再翻翻《生死场》,田沁鑫把它改编排演成话剧,加了句原著小说没有的台词,我很喜欢,背出来跟小Z共勉?很短,说‘是树你就高高的’。”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24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同学”生快
2020-6-10 23:41
“同学”生快
前辈发来新作《昆明的银桦树》 (https://www.clzg.cn/article/180836.html) ,是切磋,更是索引,复活了我的、我们的故乡。 除去短暂外出求学、漫游,我一生滞守昆明,却在过去二十年间,被变成一名“异乡人”。消逝频繁得令人感伤到麻木,通过缅怀来安放自珍的那些敝帚宜默默进行,否则,很可能又 ...
个人分类: 他们&她们|39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