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捻花微笑的庭院 http://www.sszs.cc/?894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医务室里吃场多

热度 1已有 53 次阅读2018-12-17 16:52 |个人分类:山上| 在山上。

       当山上的风开始大起来的时候,春天就来了。

    春风发出聒尖的、掺杂着金属的声音呜——呜——呜——,穿过伙食团门口的大杨草果树、穿过学校里排得整整齐齐的白腊条树。在大操场上做课间操的女生们缨粟着风吹乱了,头发乱七八糟遮掉了半张脸——像个疯姑娘。

    春天是个发病的季节,传染病也多起来。学校里经常见着腮帮子上敷着狗皮膏药的娃娃,娃娃们认得了:肯定是得大耳巴了!离他远点,省得着传染。

   腮帮子上敷着狗皮膏药的学生多起来的时候,伙食团里的大锅药就支起来了。

   早上来打早点时,见着医务室的王医生或者是袁医生穿着白大褂站在伙食团门口,一人手上拿把铁勺,凳子上放着口大锅,锅里边是黑漆漆的中药水。来打早点的职工、娃娃认得:哦,要吃大锅药了!挨碗递过去,接一勺大锅药咕噜咕噜喝掉了。

   大锅药有一股草药的味道,不好闻,可是喝起来有点甜味、有股清凉味——为了让药好喝点,医生专门加了一小点红糖进去熬。大人娃娃都爱喝。

   大人见着医务室的医生发大锅药喝了,赶忙叫娃娃回家拿个大碗再来要点,晚上再喝一道,预防着病。

   有一年,听说是脑膜炎传染得厉害,医务室连着好几天煮了大锅药在伙食团门口给工人喝。在学校里也听见高年级的学生说:“得着脑膜炎,人就会变憨掉呢。”我听见有点害怕了,早上就专门去伙食团门口接了两勺大锅药赶紧喝掉。大锅药难闻,有点甜味,还是好喝呢!

    医务院在学校边上,一般会有三个医生在上班,都是女医生。开药看病的段医生医术最高,是个老资格。段医生永远剪着齐耳短发,精精干干的样子。我弟刚刚生出来时,洗澡时肚脐眼沾着水发炎了,我妈就叫我去喊段医生来看看,段医生来我家,擦了点蓝药水在小弟肚脐眼上,过几天就好了。

    职工生病,都是段医生开的药,问问情况,开几颗药吃下去,病就好了。

    王医生脾气最好,个子小小,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是我们班同学张少红她妈。王医生打针打得最好——进了医务室,王医生指着打针用的高凳子说:“坐上去,挨屁股露出来。”然后,举着针管,挨针管里的针水推出几滴来,边打针边说话:“不怕嘎,不疼呢,一下子就好了。”

    遇着老实怕疼的娃娃,王医生会一边打针、一边用手指尖轻轻地抓针旁边的肉,“咦,痒咪苏痒咪苏呢, 一点也不疼了嘛。”

   娃娃都喜欢要王医生打针,不疼。有时候晚上要打针,走到医务室门口见着不是王医生,就不想打了——等明天白天来找王医生打。

    袁医生是个年纪轻轻的大理青工,文化程度高,招工后又送去进修了两年,在医务室当了医生。我叫她袁嬢嬢。

    我妈和大理青工们关系很好,大理青工去伙食团打饭,喜欢拐进来我家厨房,打开泡菜罐子:“李师傅,我夹个泡辣子吃吃。!”夹个泡辣子或者是砣泡姜就走了。

    袁嬢嬢大部分时间在幼儿园里上班,幼儿园里有个的医务室是专门给娃娃看病、打针的,娃娃们在幼儿园里生病,如果每天要打针,就在幼儿园医务室打。

    山上的娃娃嘴馋,医务室里最好吃的药是润喉片和酵母片。润喉片是拇指大的白片片,好吃得很,含在嘴里清凉清凉,有股甜甜的味道;酵母片是淡棕色的,嚼起来有点泡泡的,有股怪味道,不难吃也不好吃。

    实在没有零嘴吃了,会去医务室开点药来吃吃。

    袁嬢嬢有时候也会在工人看病的医务室的药房值夜班,碰着袁嬢嬢值班我会去药房:“袁嬢嬢,开点润喉片来吃吃嘛!”

    袁嬢嬢认得娃娃们嘴馋了,拿我妈的本本开10颗药包好递过来。有时候,想让袁嬢嬢开点酵母片来吃吃,袁嬢嬢就笑咪咪地从值班室的小窗口里递颗酵母片给我。

    最好吃的药是大枣。山上的医务室里没有大枣,要在山脚下的三公司医院里看病抓药才会有大枣。三公司医院是一幢红砖房,有四层楼,有内科、外科、小儿科、中医科,最有名的是骨科。三楼、四楼是住院部,工人们生点小病在住院部住住就好了。只有得了大病,才会去工人医院住院。如果听说哪个工人去工人医院住院,大家心里面就想:格是得了哪样医不好的病了?要工人医院住院去?

    我妈经常去三公司医院抓中药,中药里一般会有两颗大枣。我妈挨中药煮好了,我就挨药渣里边的大枣刨出来吃。煮过的大枣变得圆圆饱饱的,咬一口有点甜味和其他药的味道,还是好吃的。娃娃们都兴像这种吃大枣。

    小时候我身体不好,贫血,要打B12,说是这种针水营养得很。工人看病的大医务室里没有这种针水,要幼儿园医务室才有。我妈就找袁嬢嬢走后门开了一盒B12,针水是棕红色、透明的,一盒10支装在纸盒里,好看了。每天课间操的时候,我就要跑到幼儿园医务室里让袁嬢嬢打针,一盒针水打完,屁股都打硬了。我妈说是吸收不好,每天晚上用热毛巾捂打过针的硬块块。一盒针水打完了,还是贫血。

    打针一点也不好,还是医务室里的药好吃。

 

注:缨粟——昆明方言,指女孩子的刘海。

   聒尖---昆明方言,指尖利的声音,噪音。

   痒咪苏---昆明方言,指皮肤很痒感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盲刺客 2018-12-19 09:31
“痒咪酥”  

医务室,计划经济、集体所有制经济时代的公共服务部门,功能基本上很积极呢。就是,那里的医生……比如,不考虑,当然也可能根本认不得后患地给病人开四环素之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