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捻花微笑的庭院 http://www.sszs.cc/?894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黄孃孃

已有 31 次阅读2018-12-17 17:00 |个人分类:山上| 在山上

        1958年,15岁的小黄初中刚刚毕业,在支援边疆发建设的大潮中,胸口戴着大红花,在锣鼓喧天的送行声里,坐了一个星期的汽车,从大上海来到了云南昆明的三公司。

    黄嬢嬢分到队上当了一名电工,跟队上的一个上海技术员结婚、生子,从阿拉上海人彻底变成了一名昆明人。

    1973年,三公司建基地、车间的大厂房建起来了,大厂房里要装上红旗吊才能叫一个真正的车间——车间里几吨重的铸铁零部件的加工,要靠红旗来运送。安装行红旗吊的任务落在车间电工组身上。“小黄素质蛮好的,安装红旗吊这种技术活应该做得好。”于是我妈把黄嬢嬢从队上要到了车间电工组,一起安装红旗吊。

    半年多的时间里,电工组里的娘子军们活跃在车间里。我妈和黄嬢嬢成了最好的搭挡——我妈在地上指挥接线,黄娘在厂房顶上的红旗吊上配合安装; 有时,是我妈在吊车上,黄嬢嬢在地上指挥接线。两个人工作配合默契得很。

    黄嬢嬢家有两个姑娘,名字很好听,大的叫闵捷,小的叫闵彤。闵捷比我高两年级,闵彤比我低两年级。她们都剪着妹妹头、有着白白的皮肤、说话细声细气,俩姊妹和山上的娃娃比起来显得乖巧和文静。冬天的时候,穿着线尼红白格子小棉衣,好看得很,布料和款式都是昆明没有的。衣服和面料都是黄嬢嬢从上海带回来的。

    黄嬢嬢每年有一次探亲假回上海。黄嬢嬢一走,电工组的娃娃就盼她赶紧回来,每次黄嬢嬢回来,拎着一个灰色油布行李包,包上面印着一架白色的飞机和“上海”两个字,太高级了。行李包里装着从上海带回来的好东西。

    我妈会请黄嬢嬢带一包肉松、一盒口香糖,口香糖是个长方形的扁纸盒,盒子上印着个穿红色格子服的小姑娘,在吹一个大大的白色的泡泡。盒子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长条形、扁平的泡泡糖,一盒里装着一百颗泡泡糖。

   泡泡糖是最稀有的零嘴,一个学校里的五六百个娃娃,吃过泡泡糖的娃娃只有二三十个。因为,泡泡糖在全国只有上海才有,而且在上海买泡泡糖要排着长队,不是件容易的事。

    泡泡糖一年只能吃一次,吃完就要等明年黄嬢嬢回上海时才带得回来。所以吃泡泡糖对娃娃来说是件很隆重的事——从家里拿出一条泡泡糖,在老四面前、在小芳面前,把糖纸剥开,里面是层银色的锡纸,打开锡纸,白瓷一样的泡泡糖就出露出来了。泡泡糖一般不会一整条地吃,先瓣下一半吃,一股甜味和香草香精的味道弥散开来,等嚼了没有甜味了,再吃另外一半。一颗泡泡糖的甜味吃完,就可以吹泡泡了。用舌头挨泡泡糖摊薄,然后“扑——”地一吹,一个大大的白泡泡就吹起来,旁边的小朋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泡泡越变越大,最后“扑——”的一声,泡泡吹通了,白白的糖印在鼻子上、嘴边上,这是吹泡泡糖的最高境界,泡泡吹得大才是有本事!

    晚上睡觉的时候,依依不舍地挨泡泡糖从嘴里吐出来,在水管上洗洗,用银白的锡纸包起来——第二天还要接着嚼呢。一颗泡泡糖要嚼上三天,直到白色的糖变成了灰黑色才舍得从嘴里吐出来。不行,还没玩够,挨泡泡糖拿到水龙头上接水泡泡玩,直到泡泡糖变得硬硬的,再也没有一点弹性,唉,真呢玩不成了!一颗泡泡糖才会丢掉。

    没得泡泡糖的时候,就自已做泡泡糖吃。去农民的地里摘一把麦子,放在嘴里嚼啊——嚼,嚼成一团面,在水龙头下挨麦浆水洗掉,再继续嚼、继续洗去麦浆水,反复多次,一坨有弹性的面筋做成了,只是没有甜味——回家挤点牙膏在面筋上,清凉清凉、有股淡淡甜味,像泡泡糖了!只是,麦子做的泡泡糖吹不出大泡泡,只能在嘴边“扑——”地吹出一小个泡泡就吹通掉了。

    闵捷和闵彤平常不跟我们玩,黄嬢嬢偶尔会带着俩姊妹来电工房。有次黄嬢嬢从上海回来,带回了几颗贝壳巧克力。黄嬢嬢从马粪纸袋里小心地拿出巧克力——深咖啡色、半圆形,刻着螺旋纹,泛着轻微的光芒,精美无比。我们每人分到一颗巧克力。含到嘴里,巧克力香、滑、腻、甜,带着舒服的、微微的苦味,有种让人迷离、惊慌、非常不真实的感觉——世界上咋个还有这种好吃的东西啊?

    吃完巧克力,闵捷慢慢地说:“等我长大了,要天天吃巧克力!”

    我一下对闵捷无比崇拜起来。她居然敢有这样的梦想!!!太伟大了!这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梦。

    上世纪80年初,黄嬢嬢一家调回上海去了。闵捷留在了昆明工作。偶然间想起闵捷,至今她是我心里的一个英雄,当年那么小的她居然有那样一个无比的伟大和富足的梦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