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寻找一种东西 - - 它最好是光,温暖地穿透一切,同时能坚定地吸纳更多的光。

它最好有笑声,也应该有泪水;也值得我们为它哭,也值得我们为它笑……

深水醉蛇网 首页 鸟兽虫鱼 查看内容

蛛网

2011-5-18 12: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87| 评论: 9|原作者: 牧梦|来自: 牧梦的个人空间

摘要: 一只蜘蛛开始在灌木丛的枝柯中编织蛛网,它费力地从这片枝叶荡悠到那纬地织成了一张大大的网,然后它悄然地躲在蛛网的一隅,孤然地守候着,我不是昆虫的研究者,我是在对现实生活中的另一张网——人际网作思考时想象 ...

      一只蜘蛛开始在灌木丛的枝柯中编织蛛网,它费力地从这片枝叶荡悠到那纬地织成了一张大大的网,然后它悄然地躲在蛛网的一隅,孤然地守候着,我不是昆虫的研究者,我是在对现实生活中的另一张网——人际网作思考时想象一张蛛网而触发出的意象。

     在我们这个庞大的社会中,我有很多相识的人,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关系,有裙带关系,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关系,有裙带关系、有血亲关系、有邻里关系、有各种同学关系、有血亲关系、有工作关系,种种关系纵横相连,结成一个个网阵,组成一个个偌大的蛛网,在这个蛛网中,我与他们——我的三亲四戚、我的狐朋狗友相互依存,使我在这个庞大的城市比较顺利和悠然地生活着。

     许多年来,我如斯地感谢亲朋故旧给予我生活上的关照的时候,我也直诚地回报过他们。我虽身无缚鸡之力,没能力所有的同志朋友做过激烈壮怀的事,但我用心地为各色朋友办过一桩桩事,办得到办不到,我都极期用心地去做。这样的日子里,我们是快乐的、平和的。但是,这样的日子过得不是很久,我们就像逼近悠远的得格里拉那样,很快一切就都发生了变化。随着人们对富裕生活的觉醒,我们的生活中的竞争就越来越激烈,日子就过得越来越艰难于是我们不得不把功利主义拿来饮鸩止渴,我们织就的庞大蛛网上的一根根经纬线因此而锈蚀了,周周围围的关系因此而变得僵硬和庸俗化了。

     在一次次杯盏酬酢中、在一次次品茗晤谈中、在一次次你来我往中,甚至在一次次纵情的热吻中,我们已经少了些许真诚和纯洁,夹杂了愈来愈多的功利主义。每当我各各色人物进行着人际间的种种“交易”的时候,越来越会为自己成为蛛网上的经纬和网结而羞耻。生活中虽然不断有人唤我为“哥们”,视为同类,但我并不苟同。熙来攘往,闹闹哄哄,皆为利来,皆为利往,于是,我常常内心罔然。我宁愿自己是那只孤独的蜘蛛。

     我承认人际间关系中的功利性,但我更渴望它的理性成分。

  多年以前,一位颇有些资历的老人告诉我,人际之间要保持距离,我始终记住了。但常常不能践而行之——一些一段时间与你情同手足的人,因为利害关系与你分道扬镳之后,切肤之痛常常教训自己。

    渐渐地,岁月依旧,人是物非,便有了一些深深的感受,或者是大彻大司的自觉。

  既然人际关系中的功利主义是网阵的必然,自己以又对功利主义带来的世态炎凉保持警惕,何不退避三舍做一小小的节肢动物呢?——最近以来,我终于使自己成了蛛网上的那只蜘蛛——尽可能少地去打扰人,也尽可能少地承诺别人。我自私地躲在寂寥中,感受着这个喧哗世界里孤独的惬意。

    我的心中常常响起荷尔德林的咏叹:

   “尽管林与木紧密相邻,它们还是互不相识”。

 

本文内容由 牧梦 提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3-2-4 20:54
我和让总二十余年交情,忘年交,君子交。
引用 2013-1-29 21:35
真正的知己,值得交的朋友难觅,所以有了一定要珍惜。感觉牧梦老师是这样的人,对朋友是剖了一片心的。张总有您这样的朋友真心的为他高兴,您是真的对他好!
引用 2011-12-12 08:33
牧梦的文字,写得真好
引用 2011-10-24 20:41
微微羽: 常在工作时听到“他们关系很好……”,有炫耀、有无奈、有羡慕、有鄙夷……

可是不知是天朝氛围如斯,还是腐俗入骨,功利主义横行,“朋友”一词的定义宽泛了, ...
"愿得真心友,浮生长相伴"——好句子。
引用 2011-10-23 19:18
常在工作时听到“他们关系很好……”,有炫耀、有无奈、有羡慕、有鄙夷……

可是不知是天朝氛围如斯,还是腐俗入骨,功利主义横行,“朋友”一词的定义宽泛了,真心以对的人越发难得。

串一句:“愿得真心友,浮生长相伴”。
引用 2011-5-25 09:01
谢稼文!董桥写过:上了四十的人,就到了只会感慨不会感动的年纪。
引用 2011-5-18 23:10
牧梦兄文笔越来越好
引用 2011-5-18 23:09
人上年纪了,感情感叹的就会多
引用 2011-5-18 23:08
“尽管林与木紧密相邻,它们还是互不相识”。

查看全部评论(9)